• 2012-02-06

    相遇5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0973935.html

          

     

        熬夜读完了《Educating the Women of HainanThe Career of Margaret Moninger in China, 1915-1942

    》,读到日本人入侵家乡那阵,特别伤心。为家乡前辈伤心。也为那些孤身万里、孤独得有些心理畸形的女传教士们伤心。传主的父亲,80岁了,担心临死前见不到女儿,请求她回去,但她担心日本人占领的中国需要她,忍心回绝了,祈求上帝给她机会。班超是万里觅封侯,图什么呢?大历史的炮火与屠杀面前,她们不过是螳臂当车,无能为力,甚至我见到的地方史志里,她们轻如鸿毛,不过是一刹那的风烟,无人铭记。1950年,传主去世,遗稿是《我的故乡是海南》,那是她消耗了半生的地方,然而,她到底是一个外人。

        想到译过的阿米亥一首诗《德加尼亚》。阿米亥,凭吊来巴勒斯坦奋斗的先辈,那也是阿米亥不熟悉的历史,那些他缅怀的人,都已化作尘埃……但那是他的历史,他是自己人。

     

    德加尼亚   

     

     

    坑里的水是昨晚落下的,

    地里的种子是上个季节收获的,

    大地来自千万年前。

     

    这一切发生在我出生前,

    那时他们用刚发生的事

    为婴儿命名

    用美丽的神祗为每一座山命名

    用爱或死为每一条泉水命名。

     

    芦苇生长在岸边

    也生长在水的记忆里。

    在天国,上帝的吊床

    挂在棕榈与尤加利树之间——

    他留给人的

    是幸福地放弃自身,

    是向他人奉献他的血、他的心

    奉献他的肾脏、他的灵魂,

    是属于另一人,成为另一人。

     

    在古老的墓地,

    死婴与霍乱死者埋在一起,

    还有羽菲,莪睿·福柯的女儿,

    18岁就死了,远离故土。

     

    我出生前发生的一切

    与死后将发生的一切彼此联接

    围住我

    把我留在

    那遥远、安静、为人遗忘的地方。

     

    那风偶然播下的,大地吸收了,

    那蜜蜂任意飘散的,永远生存下去,

    那过路的鞋无心留下的

    遵循自身的法则和规律继续生长。

    那随口发出的笑声继续在笑,

    那泪水在雨中继续流淌,

    那误入歧途而死的

    永远安息于死。

     

    中译注]德加尼亚(“DEGANYA”,意为“粮食之地”):建于1909年,是以色列农业合作社“基布兹”(The kibbutz)的母体。“基布兹”在希伯莱语里是“公有屯垦区”的意思。1909年从东欧移民而的犹太人先驱,依据社会主义理念,创造了这种社会与经济体系。其基本理念是“每个人贡献自己所能,领取个人所需”;他们集体生活,财产公有,机会均等,合作生产,共同消费与教育子女。以民主方式组成管理委员会,掌理预算、日常事务等。最重要的是,每个成员都是经思考才决定加入这个团体,肯定“工作”代表一种价值与尊严的基本信念。这些先驱在毫无农耕经验,缺水也缺乏资金的困境下,胼手胝足,筚路蓝缕,逐渐发展成独特的乡村社区,是以色列建国初期的社会基石。今天以色列境内约有270个基布兹,总人口为130,000人,占以总人口的2.5%。凭吊基布兹先辈或者吟咏基布兹是以色列诗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们历代史著的一个特点,便是不把外来者纳入。
    费正清说,中国人写的不是中国土地上的历史,而是中国人的历史
    回复萧潇说:
    是啊,我们还处于封闭社会的末期,还没有真的融入世界
    2012-02-07 22: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