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31

    相遇3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89818055.html

     

     

    我们的娱乐,跟其他小城无甚不同,只有两个有特色,可以讲一讲。

    一个游戏,是打橡胶子。橡胶是美洲热带植物,温度要求高,低于15度便不好长,晚清时,英国人引种到东南亚,再被华侨带回海南岛。1930年代,王昭夷引种过。大规模引种则在解放后,作为一种战略物质,我们与苏联约定,我们种,他们买。1950年代,农场种了大批橡胶,后来中苏分裂,橡胶没买成,自己用了。

    在我们家后面,是一大片橡胶林,下了课,我常去那闲逛。橡胶结子后,等到干裂,“哔啵”一声响,落下,站在幽静的密林里,你会不时听到“哔哔啵啵”的响声,然后是橡胶子落在草叶上的响声。蝴蝶在阳光里飞来飞去,不受干扰。

    打橡胶子,办法很简单,把一个曡在另一个上面,用拳头砸,比谁的硬,硬的会把软的顶碎。你要懂巧劲,也可以作弊,拳头故意落到对方的橡胶子上。不过这一招很难,我从未学会。

    橡胶子不同,硬度也不同,有的小伙伴,一个橡胶子可以顶碎别人十多个。这时的橡胶子,沾满了橡胶子仁的黑油,有一股异味,但他会得意洋洋地揣在口袋里。

    领袖们天下争霸的政治博弈,最后成了孩子们的橡胶子游戏。

    另一个游戏,是打子弹壳。当地有驻军,落下许多子弹壳,辗转落到我们手里。游戏很简单,就是把各自的子弹壳合起来,排成一排,站在远处,用一个子弹壳掷它们,如同打保龄球。谁打翻的子弹壳,便归谁。

    子弹壳是分级别的,一个手枪的子弹壳,顶五个步枪的子弹壳。这个“经济学”如何产生的?我甚好奇,可惜至今没答案。不过,手枪的子弹壳略短,淡黄色,的确比步枪的好看。

    很快,这些游戏被录像、桌球与游戏机代替,我们进入了青春期。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