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31

    相遇2•郜造时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89809929.html

     

     

     

     

    每一次过完年,从家乡返通什,快到时,都要经过弯弯曲曲的九曲岭。一大片原始林区。这时都是傍晚,父亲与学校的黎族司机,如临大敌。车灯如同一把勺子,在黑暗的心脏中挖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我们坐在面包车后面,昏昏欲睡,偶尔的意外,是这荒凉的黑暗世界里,突然跳过一只小兔子,或爬过一头穿山甲。

    这里太荒凉,似乎不曾热闹过。

    后来才知道,自己错了。

    离通什不远的文化市,一个小镇,从1902年起,黎族头人王义搬来这里经营,慢慢发展出一个黎苗小集市,建起了一所小学。

    其子王昭夷,则盖起一座洋楼,建起一个砖瓦小世界。19281023,海南警备司令暨琼崖实业专员黄强路过,记云:“结庐岗下,草阁茅舍,鱼塘蔬圃,复于高处筑洋楼一座,俯瞰全峒。王君云,砖瓦石灰,皆设窑自造。木材取诸山中。但得土木匠工资,便可兴筑。凡二层,俨然大宅也。……屋侧有鸽巢。饲鸽无数。鸡鸭鹅亦多。马两匹,不加羁绊。屋前旷地晒谷。禽鸟飞集。据地大嚼。卒以人少事繁,未遑过问。屋内挂满玉蜀黍。夜间鼠辈啮黍。剥啄如下雨。主人亦漫置之。如此自由。殆为禽兽极乐世界。”

    王宅里,仆人与苦力,出出入入,或打稻子,或扛木柴。

    1937218,学者王兴瑞路过王宅,也印象深刻,记云:“王君家高据一座小山上,面前有鱼池,有菜园,四面环绕着农田,田外为各族的村落,再远便是数不尽的山岭,居高临下,一目了然,风景之佳,罕有其伟,房屋也是用砖瓦盖的,其旁且有碉堡,内部布置之华美,普通上等人家差堪比拟。记者凭栏浏览,无由想到欧洲中世纪封建领主的城堡来。”

    至于文化市,“现有街二条,茅屋数十间,商人多万宁陵水乐会三县籍,情景甚冷落,家家门可罗雀。市中有小学一间,现在放寒假。”

    224黄昏,他亲见王昭夷“在鱼池中驯野马”,“叹为奇观”。

    五十七年后的1984年,我到通什,一个深刻印象是,这里有许多黎人鱼塘,塘边扎着一个看守的草寮。每到清晨,便见黎人割草,丢在鱼塘里。后来想到,鱼塘应该就是王昭夷引进五指山的。

    知道这些事,在离开通什很久后。这些事,我们不知道,大人们也不关心。历史,生活于其中者,或许觉得艰辛,或许觉得幸运,但不觉得奇异,只有局外人,才觉得如此奇异。

    我已经是我的历史的局外人。

    但正是那段历史,决定了我们如一颗种子,偶然长大在那里。

     

     

    每一年夏天,都会有台风,从海上刮过来,阴云密布,雷声阵阵,树木吱吱折断,大批蚂蚁出窠,飞向空中交配。人们走在路上,趴着腰,仿佛在向天空鞠躬。一切生命,如同膜拜神,重新开始一个循环。

    那些光秃秃的山岭,这时候会看见白色的瀑布水滚落。

    有时,黎人烧山,大山上远远望去,烟火缭绕,虽说有大片原始森林,但五指山区的生态,破坏早就很严重。1887年,胡适的父亲胡传,应张之洞邀来考察,发现这里生态毁坏,不具国家开采价值。1928年,黄强过此,也感叹“焚烈山泽”严重。

    我们长大在原始森林里一片光秃秃的山间。

     

     

    造思是黎人。

    黎人受教育,最早是王义(1870-1917),晚清秀才。最近看到一张民国照片,拍一家黎人,里面瘦小的父亲,据说就是王义。这个瘦瘦小小的人物,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大人物?我不敢相信。1917年,他被仇家暗杀在九曲岭上,被银弹洞穿。之所以是银弹,是大家(包括他自己)都相信他是神,普通子弹打不死,所以仇家专门用银元铸造了两枚银弹。

    王昭夷则在琼海教会学校读过书,莫玲格尔或许就教过他,后来又读了广东燕堂军官学校。

    到了1950年,中共琼崖纵队里的战士,五分之一是黎族,由此,读书的黎人,解放后很快多了起来。

    造思父亲,五十年代人,受过教育,是大学还是中师,就不得而知了。他如同我父亲,当时是少壮派干部。父亲告诉我,他读初中时,初中生还包分配,毕业时,国家已不管了,不是文革,研究生的工作压力肯定出现得更早。

    上了初中,我与造思同桌,很快就熟了。我去他家,诧然发现,那是一个完全不同于我们的家庭。他家,三房两厅,四口人。我们也是三房两厅,十多口人。他家有洗衣机、电视机、影碟机,都是我没见过的东西,而且有一般人没有的东西:钢琴与手风琴。

    高叔叔在歌舞团工作过,懂钢琴,我听他弹过,造思懂钢琴与手风琴,便是他教的。

    说来奇怪,造思颧骨尖,额头凸,一看就不是汉族,高叔叔矮矮胖胖,倒有几分像汉人。他很爱音乐。我见过他的一个剪贴本,剪贴了各种报上的消息。记得一则消息讲,我们要谅解邓丽君这类流行音乐。想来他深以为然吧。

    高叔叔,很和气,印象里从未骂过造思,高阿姨有时倒骂,说造思与他弟弟洗衣服不晾什么的。她很贤惠,屋子一尘不染。

    我们家比造思家,乱糟糟,更别说艺术气息了,现在想来,自己从未请造思去过我家。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相遇3 2012-01-31
    重新做人 2009-01-31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