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04

    爬延庆莲花山2,道观里的尼姑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78940341.html

     

           爬山的中途,在一家道观吃饭。这个道观叫八仙庙,住在这里的,却是一个尼姑。道观很小,一个小火柴盒,藏在山里,清朝就有的,人们说,拆了建,建了拆,有时住了道士,老了,死了,埋在后面(但我没有找到坟墓),然后几十年没有人来,荒了。这尼姑,四年前来过,住了几个月,走了,问她,她说是去读书了。哪里读书?广州佛学院,后来因为个人资助,去了印度。问她是不是蓝比泥,说不是,就是新德里。我说,那里没有多少佛教徒啊,而且你会印度话吗?她说不会,也不出去,就是做论文,她的论文还没做完呢,就回来了,不过不打算去了。问她论文怎么做,她居然脸红了,支支吾吾,说跟我们大学的一样。出家人也受这种俗事,哦,我们躲在学校里的,也是出家人呢……问她学什么佛经,居然学的是巴利文,前阵我读了不少巴利文的译本,向她请教,她向我推荐了圣言法师的译本,等空找来看看。

           她是南方人,打算在这里终老了,觉得这里安静,慢慢做她的论文。因为是爬山,根本不知道有庙,但吃饭的功夫,来了不少人拜庙,一人拿一个白菜,或者一个柚子。她注意到她有一个小地窖,可以放白菜。庙前就有泉水,我喝过,很干净。她不是一个人,和山里的一个农妇和她的小儿子一起。小儿子脸冻得红红的,流着鼻涕吃一个红苹果。其实,我很好奇,她哪里来的钱,那些香火钱肯定不够,但这,不方便问,不过,人总有人的活法吧,也许只是不熟悉,才神秘了。我知道,明清的道士与和尚,其实都是国家管起来的,也不是完全自由。

          不过,想想她到了冬天,大学封山,一个人关在一个洁白的世界里,写她肯定没有三四个人看的佛学论文,回忆她从北京到广州,再到印度,再回中国,那路上丧失了的时间,是不是也有一些温暖呢,我这么想,说明我到底是一个诗人,不是一个佛者……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