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27

    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7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77058592.html

     

     

    英国物理学家霍金,是一个穷人,也是一个狂人。

    说他穷,因为他是一个理论物理学家。什么职业,要是不沾“实用”,而沾上了“理论”两个字,马上就跟“穷”缠绵不已。牛顿是理论物理学家,当时谁都知道他是千秋万岁名的人物,大英帝国的盖世骄傲,但他就是穷,穷到他不得不大彻大悟,心想捣鼓这鸟理论何用?倒不如混个铸币厂厂长当当,还有个“钱途”!于是托朋友婉转求之,求之以为不得(后来得了),居然发了失心疯……1982年的霍金也如此,女儿看看大了,要读书了,得筹学费,挣钱无路,便听了朋友劝,写本物理学的通俗读物,弄点小钱,最终写成了《时间简史》。不料此书一出,居然如同卖热狗,卖了一千万册,译为三十多种语言,霍金名声大噪,从此咸鱼翻身,不再是咸鱼也……

    他如何狂?你得看看《时间简史》,最后谈了四个物理学家。头一个是伽利略,近代物理学开山祖。第二个是牛顿,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伽利略死那一年,继承他衣钵的牛顿生。第三个是爱因斯坦。第四个呢?他自己。他讲:牛顿当过剑桥大学的卢卡逊数学教授,现在他本人正在当。这话的潜台词么……你懂的。

    霍金为何不提物理学家波尔,我很纳闷,因为没有波尔,就没有量子力学,也就没有他现在搞的“量子宇宙论”。

    《时间简史》的副标题,叫“从黑洞到大爆炸”,大意是讲:现在的宇宙,源自一百五十亿年前的一场大爆炸。那场爆炸呢,源自一个比果核还小的,甚至比你所能想到的任何一种“小”还要小的“量子世界”。但就是这个爆炸,炸出了我们的世界,包括原子、星球、银河以及美女的水蛇腰……

    后来,霍金又写了一本书,继续推演这个“量子宇宙论”,叫《果核中的宇宙》,书名取自莎士比亚《哈姆莱特》的名言:

     

    啊,即使身在果核之中,我也自认为是宇宙之王!

     

    如果霍金是中国人,我会建议他用《庄子》的名言,比莎士比亚更贴切:

     

    知天地之为稊米也,知毫末之为丘山也。

     

    霍金的狂,还体现在跟梵蒂冈对着干。基督教烧死布鲁诺,软禁伽利略,跟物理学家结下了四百年的深仇大恨,不少物理学家还记着呢。大爆炸理论诞生后,梵蒂冈很高兴,说大爆炸就是上帝搞的,神学与科学和解吧!冤家宜解不宜结,但霍金不干,宣称正致力于证明宇宙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自动机”,跟上帝没有关系!……

    《时间简史》与《果核中的宇宙》,我囫囵吞枣,读了好多遍。每次读都很受刺激。为什么?因为跟霍金的宇宙论比起来,它像一首伟大的诗,而我的诗,倒像是一本想象力匮乏的八股文!近代物理学,它的想象力太恢宏广阔,太超凡脱俗了,以至于许多诗歌比起来,像是小脚女人似的,不堪一击。

    英国哲学家罗素,有一次谈到诗歌,很有点轻蔑,说:诗歌嘛,就是讲一些爱与恨的简单文字。又讲到某个哲学家说,这个人只关心人类,胸襟太狭隘了,根本不配当哲学家!他的这番话,我也特别受刺激:谁说诗歌就只是写爱与恨?谁说诗歌就只能写人类?谁说诗歌就不能囊括天地,直达到苍穹深处?

    如果讲欧美诗歌,我马上知道,罗素这话不对,有《物性论》与《神曲》与《浮士德》呢!但我们中国的诗歌,有没有这样的东西,可以抵挡罗素的“污蔑”呢?……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