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11

    王国维慧眼得之,山水诗大势去矣——白马非马,何诗是诗?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72972636.html

     

     

    王维是我喜欢的诗人。

    小时候,特别喜欢他的《酌酒与裴迪》:

     

    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

    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

    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

    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这个裴迪,是他的“诗朋酒友”,诗没他写的好,官也没他混得大,估计仕途吃了不少扁,王维呢,因为降过安禄山,毁了名节,差点吃官司,也心情郁闷,经常一块儿喝酒消愁。酒酣耳热时,王维写了这首诗。“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意思是说:开裆裤就认识的,老了还得提防他使坏!先穿鞋的,不帮光脚哥们就算了,反倒讥笑他们……!王维一向恬淡,但这诗怨毒得很,估计因为投降的事儿,老朋友没少落井下石,所以咬牙切齿。

    从小喜欢这首诗,没多想。一日,不疑处有疑,忽想:这首诗的第三联,为何非要写景?一种解释是,“花枝欲动春风寒”,暗喻世态炎凉,那么“草色全经细雨湿”呢,暗喻生活滋润?不通,这里是纯粹写景,不是譬喻。另一种解释是,王维宽慰裴迪,宽慰到难过,无话可说,扭头看风景。这也不通,因为“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这话,在心里憋着呢,正准备脱口而出。

    最合适的解释,是王维写到这时,想不出别的词儿,只好写景凑数,没什么深文大意。但这样写很有问题,宽慰别人,再谴责社会,最后说别想了,咱哥俩喝酒吧!很顺。中间塞进这风景,无缘无故,贼头贼脑,就不通了。

    如果去掉写景,这首诗又如何?也不行,读起来是顺了,但感觉缺了什么。后来,读了南宋诗人范成大的《乙未元日用前韵书怀,今年五十矣》:

     

    浮生四十九俱非,楼上行藏与愿违。

    纵有百年今过半,别无三策但当归。

    定中久已安心竟,饱外何须食肉飞。

    若使一丘并一壑,还乡曲调尽依稀。

     

    这首诗通篇议论,没有写景句,意思很顺畅,虽然虚词多了点,但我怎么读,都像顺口溜,觉得要是加一联写景句,倒可以缓慢一些,实在一些。

    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在律诗里,写景句的确是一个俗套,却是一个“不可缺少的俗套”!这就像京剧,长袍大褂很麻烦,但你要换了西装革履上台去唱,总不像那么回事,气味不对……

    原来,律诗写景是有背景的,根底在中国人的山水观念。我们知道,山水诗与山水画,是中国诗画的最高题材。而王维,不但是中国山水诗的“龙头老大”,而且是中国山水画的“南宗之主”!写景是他的无意识,跟我们酒喝多了就要上厕所一样。

    不明白“山水”,你就没法明白中国诗。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