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01

    萨特吹牛骗鬼,李贺食蛙嚼龙——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70861609.html

     

     

    当代哲学家里,萨特最大牌,名头最响亮,据说风头最健时,欧洲人演话剧,神父手里不拿《圣经》,而拿他的哲学巨著《存在与虚无》!

    萨特的哲学著作,《存在与虚无》最著名。那绝对是一本“巨著”,中文七百页,拿着它,你要打劫时,都不用找砖头。

    这样一部厚书,写得怎样?老实交代,我没读完过。大学时,身边的“童鞋”们人手一册,都装作读得懂,其实谁也读不懂,里面术语巨多,简直如读天书,谁都啃得头大如斗,突然熬白了几根头毛。附庸风雅,就有这坏处……

    后来,有一部分,我倒看懂了。

    前几年,读李银河女士的《虐**lian亚wen化》,孤陋寡闻,头次听说这等事,于是恶补了一阵nue**恋的资料。突然想到,《存在与虚无》里有好几十页,讲到了虐**lian,于是翻起来重读之。正所谓“色是文章媒”,这回居然轻易读完了这几十页,而且读懂了。

    关于虐**lian,萨特大师有何高论?

    一句话可以概括:虐*恋**狂为何虐dai他人?因为嫉妒对方的“自由”,所以要奴役对方,获取自己的“自由”!

    当然,他没这么直白地说,而是塞了乌七八糟如狗屎一样的术语,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顺便讲一下,现在爱用的“被存在”,就始于《存在与虚无》中译本(“被自由”则始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

    荒唐透顶的满嘴柴胡!

    想当年一本正经、正襟危坐、顶礼膜拜读《存在与虚无》的惨状,真恨不得拿块豆腐来一头撞死算了……

    萨特,依我看,好听地说,是一个“哲理小说家”,实在地说,就是一个“哲学骗子”!如果写小说,胡吹乱道,没什么问题,但在哲学里这样胡搞,挂着“求真”的羊头,卖“虚构”的狗肉,不是骗子是什么?除非他是傻子。

    或许你会问:如果《存在与虚无》是胡说八道,怎会如此轰动?

    这问题很难回答:《廊桥遗梦》为何轰动?梵高为何不轰动?汪国真为何轰动?杜甫为何不轰动(杜甫死前很伤心,说“百年歌自苦,不见有知音”)?……

    我能说的是,萨特这种哲学骗子能大行于世,有学术史的背景。

    现代哲学,我们知道,基本是学院派哲学。所谓“学院派”,德国社会学家韦伯认为,其实就是“官僚制”的一部分,近乎技术官僚。什么是官样文章?就是貌似公允,四平八稳,模棱两可,不给别人抓住把柄,好像一个大舌头。在行政部门,叫“公文体”。在学术部门,叫“论文体”。一个硬币,两个面。

    韦伯讲,这种官样文章,出自弱化责任、掩饰痛脚和统一口径的利益计算,是科层制群体的必然趋势。意思就是,个别人(比如罗素)或许写得明白晓畅,但整个阶层不可避免是官样文章,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或许你会说:就算如此,我读理工科教材,也写得清清楚楚,没有含糊其辞呀!

    这就又涉及到现代哲学(特别是欧洲大陆哲学)的第二个特征,那就是:舍弃“求真”,偏向“求善”或者“求美”。在哲学那,求真向来跟数理化捆在一起,这是传统西方哲学的“偏见”。

    这样的结果,就是哲学知识要遭受真的检测。

    法国哲学鼻祖笛卡尔,不以哲学为业,是一个业余哲学家,而且乐于装作不读书的模样。但他是大数学家,搞出了解析几何,文理兼修。后辈哲学家就没这本事了。萨特是文科生,对数理化不感兴趣,经济学、社会学这些新兴学科,一窍不通,把话讲清楚,不是暴露自己的无知吗?所以毫不奇怪,他爱造一些云里雾里的术语,绕来绕去,意在绕晕你没商量。这种哲学修辞,用我们这的土话讲,叫“搅混水”。水混了,真的检测机制也就废了,胡编乱造也就轻而易举了,我们知道,萨特还是一个戏剧家和小说家,胡编乱造,正是他的特长。

    其实,“哲学小说化”,正是法国哲学家的一个恶习,不止萨特。用虐***lian*小说家萨德,来改写哲学老教授康德,他也不是第一个。

    有一位朋友,崇拜萨特崇拜得不行,说萨特死时,巴黎万人空巷,而另外一位哲学家(名字忘了)死时,凭吊者小猫五六只而已,由此证明萨特真真是世道人心,仁心仁术……

    我不敢苟同。

    萨特是哲学家和小说家,如果现在有七十亿人哀悼他,也只能说他比戴安娜、邓丽君、还珠格格更受欢迎,不能证明他哲学和小说就好,也不能证明他人格高,——牛顿小鸡肚肠,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谁敢说他的物理一无是处?

    1957年,萨特和波伏娃来中国,怎么夸我们的?“诗人和哲学家当家,好得狠!”这是什么智者?这是什么“人类的良心”来着?……

    去年得诺贝尔奖的小说家略萨,曾是萨特的小马仔,老了伤感地讲:现在,我不再读萨特了,他的书,充满了谎言、空话和矫揉造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雪记 2009-11-01
    素描 2008-11-01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