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20

    见过伤风败俗的,没见过这么伤风败俗的(2)——在天使的身上,魔鬼醒了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67853622.html

     

     

    这样一个大牌诗人,人品应该很高尚吧?

    答曰:恰恰相反!卡图卢斯此人,人品之败坏,行为之烂污,虽不能说空前绝后,但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

    我们来看这首诗:

     

    这事儿太逗啦,卡托,太荒唐,

    你听了一定笑爆肚皮!

    怎么笑都行,卡托,笑你的卡图卢斯吧:

    这事实在太逗啦,太荒唐。

    刚才我撞见一个小男孩跟一个小姑娘

    cao*bi:愿维纳斯满意,我操起

    长矛一样的ji*ba,向他发起攻击。

     

    这诗实在太粗俗,不堪入目,搞得后世的研究者(包括L)头大如斗,绞尽脑筋为他开脱。一种开脱的理由是,古罗马人的性*观念,跟我们不一样,同xing恋很常见,未婚男性跟小青年那个,司空见惯,无可厚非。还有一种理由是,这是卡图卢斯编的,不是真事——但我发现,他们转头去研究卡图卢斯其他诗作时,马上忘了这理由,照样把诗里的事当真事……

    这些开脱,我不同意。

    古罗马给后世的印象,是残ku荒*yin,搞斗兽场,钉十字架,乱lun通jian……2008年拍的美剧《罗马》,从头到尾都是这些东西。其实,古罗马人是比较实际的好武民族,而且去古不远,禁忌很多,哪有那么多花花肠子?穷兵黩武之国,道德历来保守。你要还不理解,就想想大秦帝国吧。虽然秦始皇他*娘hui乱后宫,嫪毒的超级yang*具,大家都津津乐道。但大秦帝国实际上是道德非常保守的国家,举国之力都在耕战,任何“低俗思想”,都是要斩之而后快的。比如大秦帝国的“总设计者”商鞅就讲,儒家这些低*俗分子鼓吹仁义,于国无益,甚至有害,应该统统驱逐出境,甚至砍头。连儒家都受不了,伤风败俗的更不可能了,至于特权阶级的荒淫,历朝历代都是有的。同样,后人对古罗马的印象,以偏概全,不少是自己xing*幻想的投射。

    卡图卢斯的伤风败俗,是不能用社会如此如此开脱的,评论他,得用当年鲁迅骂郭沫若的那句话——“才子+流氓”!

    而且,卡图卢斯还不是一般的流氓,而是一个连凯撒都忌惮的流氓。他跟凯撒不和,便写诗讽刺之,传诵一时。后来凯撒迫不得已,求和,他才撤回了讽刺诗。流传出去的诗,怎么撤回呢?我很好奇,但L也不得其详。

     

     

    卡图卢斯最擅长的,不是爱情诗,而是一种我们又熟悉又陌生的诗体:讽刺诗。

    高中时,读罗隐。罗隐是晚唐人,老考不上进士,怨气冲天,写诗讽刺这讽刺那。比如,听说唐僖宗看耍猴看得高兴,赏了耍猴的一个小官,就嘟嘟囔囔,说什么“何如买取猢狲弄,一笑君王便赐绯!”诸如此类。还有一首《黄河》,借吟咏黄河来讽刺官场,“解通银汉应须曲,才出昆仑便不清!”这种讽刺,古人很不满意了,批评罗隐不够“温柔敦厚”,“失之大怒,且词躁”。

    嘿,这就受不了了,就不“温柔敦厚”啦?要看了卡图卢斯的讽刺诗,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大怒”,什么叫“词躁”!

    卡图卢斯政敌不少,他常写讽刺诗攻击他们。说是讽刺诗,是客气了,其实是极其刻毒的侮辱和谩骂,绝对的人身攻击。只要你想得到的脏字眼儿,卡图卢斯绝不会错过。

    比如他这样讽刺一个叫盖里乌斯的男子:

     

    他干了什么呀,盖里,跟母亲和妹子

    在情*yu里彻夜焚烧,nei衣满地狼藉?

    他干了什么呀,不让叔叔做名副其实的丈夫?

    你真不知道他的罪孽多么不可饶恕?

    他的罪孽,盖里啊,连世界尽头的特提斯,

    甚至水仙之父俄刻阿诺斯都没法清洗: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恐怖的罪孽,

    即使他低头吞吃自己那下半截。

     

    这里的“特提斯”和“俄刻阿诺斯”,是古罗马神祗,以乱lun出名,卡图卢斯说连他们也不能清洗盖里的乱伦罪孽,是反语,讽刺盖里的罪孽到了极其骇人的程度。

    骂人不带脏字,这是我们这的最高境界,卡图卢斯没这种思维,他不但带脏字,而且专挑对方的缺陷下手,不知道厚道为何物:

     

    无论是闻埃米利亚乌斯的嘴还是gang*门,

    我不觉得(求神保佑!)有什么分别。

    嘴不更干净,gang*门也没龌龊几分。

    说实话,甚至gang*门还干净良善一些:

    因为没有牙齿。而他嘴里的牙尖

    长达一尺半,齿龈犹如残破的手推车,

    裂缝如此之大,仿佛一只母骡

    在夏天撑开下边的口儿,对你小*便……

     

    看见了吧,跟卡图卢斯比起来,我们的罗隐同志是多么多么的“温柔敦厚”……连他的英文译者都受不了了,说“极其粗俗!”

    L说,卡图卢斯的伤风败俗,跟时代关系密切。我不同意。这是个人的操守问题,跟时代关系不大,同辈作家如凯撒、西塞罗怎么不伤风败俗,反而被后世敬仰?但卡图卢斯的出名和流传,倒跟时代紧密相关。当时是罗马共和国的末世,到处都叛乱、谋杀与内战,风雨飘摇,礼崩乐坏,维持不住了,所以没人管他,由着他伤风败俗了……这里补充一句:卡图卢斯虽然伤风败俗,倒没有什么渎神言论,正如前面讲的,道德败坏跟信神不信神没有必然关系。

    过了没几年,屋大维灭了群雄,建立罗马帝国,偃武修文,养了一批御用诗人,卡图卢斯就渐渐没人提了。最后销声匿迹,仿佛从这世界上消失了。到了文艺复兴以后,欧洲掀起学习古希腊罗马文化的“新高潮”,把他从死亡中挖掘出来,这才复活于世,卷土重来,重新伤风败俗……

    以前读歌德的《浮士德》,第一卷里有些讽刺诗,尖酸刻薄,粗俗恶毒,比如骂自己的论敌是“tun部见鬼者”,跟读过的歌德不类,颇诧异:这歌德,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丑恶?从L那里才知道,原来,这正是卡图卢斯的“熏陶”……

    顺便说一句,卡图卢斯虽然对英国诗歌影响巨大,但他的英文全译本,直到1966年才问世,因为他的诗实在太淫秽,英国绅士挠头不已,以前都只出选本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过杭州2 2007-10-20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