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29

    超出人类(上)——在天使的身上,魔鬼醒了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63842003.html

     

     

     

    举贤不避亲,下面讲讲我的师兄们……

    我读书的大学,出了很多诗人。我见过他们,诗之于他们,是生命里无比重要的东西,有一些哥们,最后因为诗观不合,以至于大打出手,分道扬镳……

    诗写得好,但籍籍无名的,张海峰师兄是其中一个。张师兄的《诗五十八首》,初读时激动不已,连夜写了一篇现在读来满嘴柴胡的评论,还把诗集录入传到网上。没过几天,诗集不翼而飞,至今也不知被哪个诗人偷走了,现在读《诗五十八首》,还得上网搜。

    张师兄的很多诗句,我都能背,妙处以为不下于《古诗十九首》。喜欢清代诗人黄景仁的,多半知道这首《别老母》:

     

    搴帏拜母河梁去,

    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夜,

    此时有子不如无。

     

    然而张师兄写得更好:

     

    我被迫欺骗母亲,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
    还有什么是自由的!
    我知道爱我的人们
    也一次又一次地欺骗我……

    还有一首,是写帕斯捷尔纳克的,寥寥几笔,沉痛非常:

     

    痛苦的跨越两代的诗人,
    他的脸苍白,
    藏在高竖的衣领里,
    不愿看这个世界。
      
    他站在雨天垂暮的站台上。
    淹没了他,机车的浓烟!
    浓硫酸的汽笛浸泡着他的心。

     

    张师兄的诗,后来变了,那种感动我们的东西丧失殆尽。至今还记得一个师弟痛心疾首(一点都不夸张)的样子。再后来,张师兄不写诗了。

    一次,张师兄给我介绍某个诗人的诗,他很欣赏。这诗人的诗,我很喜欢,但张师兄介绍的,却一首都不喜欢。现在重读也不喜欢。张师兄是天才的诗人,不是自觉的诗人,我怀疑他并不明白自己的闪光点在哪里。

    另一个师兄是朵渔,他现在是声名远扬了,下面这首《去河南》,是我特别喜欢的:

     

    小站的四周  挤满安静的小贩

    像暗藏杀机的江湖客

    几个弄纸牌的闲人  以及他们的大哥

    围在一堆火旁  争夺一瓶酒的剩余部分

    回乡的人  在车子里坐稳

    袖着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