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18

    达达主义青春期(下)——最漫长的革命1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62295161.html

     

     

    欧美人重上帝,一讲到虚无主义,马上想到无神论。中国人不这样,我们重的是祖先,所以讲到虚无主义,最怕的是反传统。我们知道,亵渎民族传统的罪名,在我们这里杀伤力特别大。有时聊天,我不自觉说漏嘴,说自己没觉得虚无主义和反传统有什么不好,马上挨批的头一句都是:

    “如果人人都这样,那我们民族怎么办!”

    这样的话几乎到处都听得到:如果人人都同性恋,那人类怎么办!如果人人都下海,那文学怎么办!如果人人都XX,那YY怎么办!……

    问题是: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能让人人都去做的?特别是连搬个桌子都要流血的中国……

    这种话,其实是我们哄小孩的。小时候就常被老师哄:你不要浪费粮食哦,人人跟你这样,地球上就没有粮食了,所有人就都饿死了……有这种事吗?

    大哲罗素讲,须知参差多态乃是人类之福。大家都维护传统,没人说句不,天天“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好玩吗?有几个反传统的,有什么不好?

    讲到传统,我们想到的总是几本古书,很少想到豆腐、木须肉、秋千、年画,更少想到嘴里的语言。这些东西,谁反得掉?我看就是“美国价值观”的骆家辉也不见得都反得掉,汉语不会说了,“爸爸”“妈妈”还会说吧?祖宗牌位也得拜一拜吧?

    把虚无主义和反传统作为攻击达达主义的罪名,在我看来很可笑。

    我不是虚无主义者,但没觉得虚无主义有什么不好。

     

     

    或问:达达主义这样特立独行,诗写得如何?

    答曰:不怎么样。达达主义写诗,醉翁之意不在酒,在“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形式搞得挺吓人,比如同时用几国语言写诗,比如即兴写诗(有点像中国的联句,不过不讲韵律),比如一会吟一会跳的不知叫做啥(说唱?),好玩归好玩,但别人很难懂,懂的,实在不怎么好。青春可以把诗写得很好玩,但不容易把诗写得很厉害。

    下面这首查拉的《达达宣言》,倒可以告诉你达达主义者怎么写诗的:

     

    拿一份报纸。
    拿一把前刀。
    在报纸上挑一篇跟你想写的诗长短相当的文章。
    剪下这篇文章。
    然后把文中每一个词仔细剪下,放进一个口袋。
    轻轻地摇动它。
    然后把里面的纸条逐一取出,
    按照它们离开口袋的先后次序认真地抄写出来。
    于是你就成了一位十分独特、具有美妙感受的作家,
    纵然不为凡俗所赏识。

     

    一句话:玩呗!

    头次读这诗在十多年前,一个朋友把它改写成《<达达宣言>新译》:

     

          先后把相当的一份文章放进美妙的诗。

         一把作家把一位口袋剪下。

          按照报纸上一篇赏识你的纸条儿。

          拿长短十分跟凡夫俗子独特的文章,取出在它里面

         的一个成了你的它们。

         然后然后离开。

         轻轻地抄写报纸。

         文中想写的剪刀感受袋子逐一摇动。

         于是这篇尚未挑选出来。

         仔细认真地那每一个词,纵然不为次序剪下。

     

    当年,这朋友跟查拉年龄相当,也是向往巴黎的大学生(查拉后来去了巴黎)。他从小熟读黑格尔、海德格尔、伽达默尔,不知道为何会喜欢达达主义。反正他喜欢了,写了这首诗。他还喜欢花衣服,天天穿得跟孔雀一般;喜欢耳钉,耳朵上打了三个;喜欢旅游,喜欢他的女生很多,而且个个都是美女……这厮,仿佛要成为查拉的中国版。

    现在想起来,那时也是我的青春期,老老实实,本本分分,跟他和查拉比起来,真是太亏了……

    人年轻时,多少要叛逆一下,否则太吃亏。这是我的一个结论。

    后来,这朋友有没有悲观绝望?有没有跳楼自杀,耽误了我们民族的复兴?

    没有。相反,他成了一个非职业的古代文献研究者,不是一般的研究,在我看来几乎是病态的研究。跟他聊天,我说画家马格利特,他答历史学家陈寅恪,我说物理学家霍金,他答历史学家陈垣,甚至我说查拉,他也答历史学家岑仲勉……

    于是我的第二个结论是:再反传统的人,也没办法永远反传统,因为,反传统是青春期的专利。

    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了……哒哒!哒哒!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