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12

    政治是流血牺牲,也是看碟腐败——最漫长的革命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61095082.html

     

     

    到现在还记得:刚上大学,参加迎新会,一位来自大城市的同学,戴个眼镜,形同熊猫,但声音洪亮铿锵,朗诵了一首戴望舒的《雨巷》。

    那时刚从偏僻的小镇出来,被高考考成了文盲,除了杨朔的八股文啥都不知道,只觉得这诗甜甜软软的好不邓丽君,自然很是oz了一番,上前致仰慕之情云:

    “你就是戴望舒吧……”

    后来才知道,这首“软布垃圾”的《雨巷》,原来是一首政治诗,戴望舒这个江南才子,痛心于蒋介石的清党,惋惜于大革命的分裂,于是满怀痛楚地写了这诗。

    要是他们不说,我这辈子都以为《雨巷》跟郭富城的情歌《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站在雨里,泪水在眼底”——差不多呢……

    很心虚地问:现在还有人听这歌吗?现在的我,不但有不认得戴望舒的“土”,而且加了郭富城的“老”……

    原来,政治诗也可以邓丽君和郭富城的搞。

     

     

    后来迷艺术电影,熟人推荐说,你得看帕索里尼的《所多玛的一百二十天》,说着说着低下嗓音,好像地下党:那可是很黄很暴力的……

    于是拉帘,熄灯,看片,果然真是一部考验你抵抗恶心极限的片子,讲一群德国纳粹怎样折磨一群少男少女,细节就不讲了,只告诉你里面拍了吃shi,还仔仔细细地拍……

    这部电影,改编自萨德的小说,注意,这是法国nuelian小说家萨德,不是德国古板哲学家康德……

    一个学文艺学的朋友(他爱读康德,不读萨德的)也看了,说:哎呀,这充分揭露了法西斯的罪恶,正如法国哲学家福柯的论文《我们心中的法西斯》所说……

    一听这话,顿时笑喷了:帕索里尼不就是借着德国纳粹之名,行他的nuelian狂想曲吗,有什么揭露可言?这就像中国古典艳情小说,开头先吆喝一嗓子,“万恶淫为首”哦!然后开始kuan衣jie带,颠luan倒凤……

    这个帕索里尼,不但是导演,而且是诗人,可惜他的诗我一直没找到。他还拍过《十日谈》,我们都知道,《十日谈》重口味,是颠倒情se两字的“qing色小说”,所以国内译本删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这个帕索里尼,就是那种专挑删的地方大拍特拍的色qing狂……

    后来才知道,这个帕索里尼,居然曾是意大利共产党!而他的这些电影,1968年前后,是左翼学生的精神食粮!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里,就讲当时满坑满谷的左翼日本学生都在看帕索里尼来着——当然,村上是以鄙夷的口吻来讲的。

    这朋友的话,倒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帕索里尼的电影,虽然心术不正,但的确是政治电影。

    噢也!原来政治可以这样semi迷迷地搞?原来拉帘,熄灯,看片,也是政治?你能说欧美的68年革命不是政治?被它赶下台的法国总统戴高乐第一个不同意!

    答案是:至于你想不想政治,反正你都政治了……

     

     

    前面讲了民族魂的诗,那些诗当然很政治的了,但这不能涵盖所有的政治诗。在民族国家之外,还有着各种各样的五花八门的眼花缭乱的政治。

    以前去看病,排队等候。等候时,人人都把自己的医疗本按顺序放在门诊前的小桌上,轮到谁的医疗本了,谁就进去……结果呢?谁都紧张监视着其他人,担心别人把自己的本子偷偷挪到最前面,大家正如间谍一样互相监视……

    顺便说一下,当时跟我一起等候的,大多是老人,我看着他们觉得很悲凉……后来,医院安了自动叫号系统,这种互相监视的“囚徒困境”立马消失了。这个小小的制度改革,我想,也是一种政治,虽然那么不起眼,

    这种政治,社会学里叫生活政治。

    民族魂的诗,因为联系着民族国家的宏大叙事,往往是重量级的,这优点也带来了它的弱点,那就是:太严肃,太拘谨,太笨重……太国企!

    但我们的世界,除了国家,还有别的。。于是也存在着“一千个公民一千个政治”的政治诗。

    那些政治诗,如超现实主义运动、女权运动、环保运动,因为没有宏大叙事的束缚,或者没有国家机关的牵掣,所以常常写得异想天开、千奇百怪、五花八门……

    你可以认为它们鲜活,也可以认为它们畸形,但很难否认它们是诗。

    这一点,不但我们中国人不容易理解,就是1945年之前的德国人也不容易理解。以前,黑格尔谈论英雄,举亚历山大、凯撒、拿破仑为例,罗素挖苦他:不知道黑格尔先生的英雄,除了杀人狂,还有没有别的?

    罗素说得对:英雄不限于帝王将相,正如政治不限于民族国家。

    马克思讲过,有一天,国家会消失。

    但我们知道:只要人类没灭亡,生活就会继续,由此得出的结论是:非民族魂的政治,比民族魂的政治更漫长……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