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10

    李太白小浪漫,郭沫若大牛皮——民族魂不能承受之重12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60735579.html

     

     

     

    小时候背书包去读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老师教古诗,李白的《望庐山瀑布》:“飞流向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

    老师吟哦再三,说,你们看,真浪漫呀真浪漫,李白是我国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

    我却没看出来,反倒觉得这诗真是没劲,我们都知道宇宙140亿年前一场大爆炸搞起来的,知道光速一秒钟达到三十万公里,“飞流直下三千尺”算个球?

    后来才知道自己错了。

    读大学时,一次骑车去庐山,围着山转了一圈,看见了李白的瀑布,那天刚下过雨,是瀑布水最大的时候,山下远远看去,一条细细的水流,让我想起……你见过那种孩子撒尿的西洋水建筑吧?

    从这涓涓细流想到银河,李白还真浪漫……烂诗!虽然连苏东坡也夸它好。这首诗有两首,第一首很啰嗦,但里面有两句:“海风吹不断,明月照还空。”写的其实比这首强多了。

    还要补充一句,庐山最大的瀑布,不在山外,而是山里的三叠泉,我也看了,的确气势磅礴,但李白这首恶诗配不上……

    要配的话,我觉得应该配歌德的《浮士德》第二卷开篇,《浮士德》是歌德千锤百炼之作,而这一篇更是千锤百炼中的千锤百炼,就是译本,读起来也比《望庐山瀑布》强大十倍。

     

     

    李白的浪漫,是蜻蜓点水的浪漫,小浪漫,不值一提的。

    当然,《望庐山瀑布》不是李白的实力所在,他的实力在《梦游天姥吟留别》和《将进酒》这些篇章。

    但这些篇章的浪漫能跟莎士比亚、但丁和歌德抗衡吗?——注意,我说的是浪漫,不是诗,不浪漫或者小浪漫,不等于诗就差。

    不能。

    我看他的浪漫跟郭沫若的《女神》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把李白什么浪漫主义巨头,这话是我们自己关门扯淡扯出来的,没这回事。

    这就是民族国家的特点,别人有的,我们也要有,没有也得有,所以毫不奇怪,苏联天天跟人争各种发明权。据说韩国有人也认为汉字是他们发明的呢……

    这些扯浪漫主义淡的人里,有一位叫梁宗岱,现代诗歌史里也算有名,诗写得一塌糊涂,却很狂妄。他是瓦雷里的弟子,狐假虎威,自以为于是懂了欧美诗歌,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葱,居然对冯至的十四行诗指手画脚(他自己的十四行那叫一个一塌糊涂呀),冯至到晚年还耿耿于怀……不懂考据学,却硬是指责别人考据的屈原不对,自己一通瞎讲,搞得李长之看不过去了,撰文批驳。

    就是这么一个妄人,做了一篇《李白与歌德》,大赞李白和歌德,作对比,我读得乐不可支,你就是硬要扯,那用屈原来比歌德也好啊,毕竟《离骚》和《浮士德》还可以比划一气,李白比什么……

    梁宗岱是无知妄说,郭沫若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信口开河了。

    因为主席喜欢李白,说杜甫是哭哭啼啼的政治诗,他连夜赶写了一本《李白与杜甫》,把李白夸得没边没沿……

    其实,郭沫若是中国第一个翻译《浮士德》的人,前后花了三十年,《浮士德》的厉害,他比谁都清楚。他的《女神》,要讲浪漫,可比李白浪漫多了。现在读李白,他的想象力不会惊动我,但郭沫若的绝对没有过时,没有被网络时代抛弃。今天读《凤凰涅槃》,还是很了不起的,在想象力上无人能及……

    其实,《李白与杜甫》的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的满嘴跑飞车,如果你不当做学术看,当散文诗看,你会觉得郭沫若的想象力还真是无以伦比,到老不衰。

     

     

    中国诗歌,尤其是郭沫若以前的,除了屈原,都不怎么浪漫,想象力很差,这是我的判断。

    有一种解释,是中国人很实用,套用李泽厚的话讲,“屎(实)用理性”,但这我认为不是主要的原因,古罗马也很实用,但也产生了维吉尔这样上天入地的诗人。

    比实用更关键的,一是宗教,一是科学。

    个人都很渺小,我渺小,你渺小,李白再伟大,也就比我们伟大0.001公分。个人的精神是受限于外面的世界的,都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你外面的世界就是“百尺竿头”。

    我们知道,科学系统是累积的,一个问题解决了,人的精神世界于是前进了一步,像树一样撑开,不断拓展的。

    而宗教系统,如但丁,是从一个地狱往一个地狱钻的,你可以当做是人的精神层次,一层比一层深……屈原比李白浪漫,不在个人,而在于屈原背后有楚国巫文化这个背景。

    科学与宗教的双翼,可以使人类的精神世界越来越立体,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精深,百尺竿头变为千尺、万尺……

    李白没有这个环境。他的百尺竿头,是一个没有强烈的宗教精神也没有复杂的科学体系的世界。

    他当然产生不了复杂的精神体验。他最多只能哼唧哼唧:“大路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政治怨妇诗”(仿主席)。

    他有歌德那样探究世界本源,讨论世界是水成还是火成的兴趣?没有。歌德的“浮士德”是个术士,其实就是原始科学家,里面还搞出了“人造人”,现在我们还刚“人造羊”呢……

    白居易可以写出“梦中说梦两重虚”?但能捣鼓出《盗梦空间》里一环扣一环的四个梦吗?

    李白的精神世界,比杜甫跟接近中国的科学和宗教世界。他是道教徒,道教是中国科学的重镇,炼丹啊,房中术啊,什么的……

    所以,说他比杜甫浪漫是可以的,但你要说他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那就太贻笑大方了。

    这是为了“民族尊严”有意无意造出来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临摹03号 2010-09-10
    临摹02号 2010-09-10
    读长诗Ⅰ 2009-09-10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