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08

    阉割文学的权力•读中国戏曲札记12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60400116.html

     

     

    搞文学研究的都知道,前阵文学史研究是热门,北大陈平原先生编了一套“文学史丛书”,影响很大。

    然而陈平原先生也讲过(我亲耳听的):文学史不算学术,一是没有个人观点(文学史多是集体写作,个人观点服从集体观点,在我读过的文学史里,刘锡庆老师编的《新中国文学史略》是例外,里面诗人任洪渊写的部分洋洋洒洒,挥斥方遒,几乎是写诗,跟其他部分明显不和,也是一奇),二是滞后于学术的最新进展,国内一口一个“史”,国外学界根本不认,最抠门的是日本鬼子,只认论文和专著。这话当年于我是五雷轰顶,因为正读陈先生跟人合著的《现代文学三十年》,这是公认最好的文学史之一……

    既然如此,陈先生为何作法自毙,跑来研究文学史?

    原因一言以蔽之:世乱奴欺主,年衰鬼弄人。

    原来古人读文学,直奔作品而去。那时只有作品选,作品第一,没有“文学史”这个框框。晚清后,一批“民族败类”(包括鲁迅),从日本人那抄来了文学史教科书(当然,他们抄的欧洲人),依样画葫芦,这就以夷变夏,人心不古了……

    此后,我们都先读文学史再读作品,文学史操纵了文学的命根,文学史满天飞,比文学还多……表面看,文学史以文学为皈依,实际上,文学史在先,文学在后。这事的后果,我们不难理解,就像“人民公仆”好像是你的仆人,其实你才是他的仆人……

    或问:不编文学史的学者,或者还有?答曰:我不知也,反正我编过……

    发现讲了半天还没有进入正题,歇口气。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