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04

    千载老游戏,百年新东西——民族魂不能承受之重5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59598041.html

     

            你为什么要写诗?

            我发现大多数诗人说&%¥#@&*(()%¥……都拐着弯儿赞美自己。诗人朵渔说写诗是一种手艺,就像木匠打家具一样,诗人是手艺人。我同意。不过我还有一个更明确的解释:写诗是一种游戏。大家都要求诗人要有人格,诗歌要有世道人心。其实这是公民的责任,诗人是公民,但不意味着写诗一定要“公民写作”,寓教于乐。

           只要写过诗的,多半有这样一种他下意识忽略的体验:他悲愤,同时却有创造的快乐;他悲天悯人,马上就开怀大笑;他赞美崇高,很快就会厌倦……这不应该受到谴责,因为写诗首先是一种游戏。没有巫婆的《白雪公主》,有几个人爱看?

          在我看来,几千年来,诗歌和诗歌观念变化很大,但人的诗心变化很小,只是背景换了——换了民族国家的背景。

          于是,我们发现诗人开始适应新的社会形态,写民族国家的诗。

          这是诗人的新用途。以前,在西方的封建社会,诗人只歌颂老爷太太,在中国的集权社会,诗人只歌颂皇帝,一面喊“天子呼来不上船”,等到天子一呼,也不管是贼船官船黑船白船,急忙窜上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现在诗人有了新的使命:他要发明新时代的文学语言,创作歌颂民族国家的诗篇:俄罗斯啊!大和魂啊!普鲁士啊!西班牙啊!……

          民族国家,这是新的上帝,新的秦始皇。

         写诗要写得好,要有真情实感,不像写公文一样,怎样对民族国家有真情实感呢?据揭发,法国民族诗人艾吕雅是这么干的:把自己的情诗拿出来,抠掉情人的名字,换上“法兰西”……顺便八卦一下,他第一个情人及老婆叫劳拉,后来跟达利私奔,成了大名鼎鼎的达利夫人,该女是二十世纪名牌女,艾吕雅当她如同法兰西,达利则干脆在油画里化成圣母玛利亚,只要你看达利的油画,那个唯一不被丑化的女人,就是劳拉。(附艾吕雅和劳拉照片)

         推理,把“上帝”换成“祖国”,把“秦始皇”换成“蒋介石”或者“三民主义”……

        于是,我们知道了,游戏还是老游戏啦……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