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03

    俄罗斯拔苗助长——民族魂不能承受之重3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59409960.html

     

     

     

    拜伦一死,大小克隆版纷纷问世。那是民族解放的革命时代,那是两百年前的“欧洲之春”……

    “波兰的拜伦”密支凯维奇、“俄罗斯的拜伦”普希金(以上两人是好朋友)、“匈牙利的拜伦”裴多菲……都成了民族魂。

    但没有人问:他们真的伟大吗?还是他们的国家强大?

    有一个回答可以肯定:他们跟莎士比亚、但丁和歌德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一个官吏向沙皇这样诽谤普希金:一个拙劣模仿拜伦的诗人……

    屠格涅夫赞美普希金:他建立了现代俄罗斯的文学语言……

    两种说法都对。

    普希金——一介模仿拜伦的文青(《奥涅金》严重抄袭《唐璜》),三十多岁就死了,能有多大成就?但俄罗斯民族无比强大。于是,他被俄罗斯文坛拔成了一个神,死后不到六十年。这一点,熟悉鲁迅成神的人毫不奇怪,因为他成神更短,只用了十多年。

    这就有一个问题:为何选中了普希金?而不是更早的人?就像日本选了夏目漱石,而不是源氏物语的作者,我们选了鲁迅,而不是曹雪芹?

    答曰:这牵涉到民族国家的理念,民族魂必须生在民族国家形成时期,最好是支持民族国家发展方向的。别忘了,大多数民族魂都产生在落后国家,而民族国家是它们的“进步”方向。

    时间也很重要,民族魂只能在普希金、莱蒙托夫这一代进步作家小圈子里选,而屠格涅夫、托尔斯泰等生得太晚,轮不上了……

    是民族国家决定了诗人的伟大,而不是相反。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