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23

    在枷锁中显示自由——读中国戏曲札记5/《牡丹亭》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57490944.html

     

         跟朋友诽谤《牡丹亭》,说结尾的大团圆忒可笑。她或者是热爱汤显祖,或者是讨厌我,一瞪眼说,哪个戏曲没有套套?汤显祖把自己的深刻思想灌进去了,那就可以了,你也太吹毛求疵。

        《牡丹亭》有深刻思想?我不以为然。但她后一个批评,我听进去了。的确,不但是戏曲,而且是任何大部头作品,几乎都有一个俗套。

        尖锐的思想,向来是自相矛盾的,盎然的趣味,向来是不成体系的,仿造师兄朵渔的话讲,“思想或者趣味,不团结就是力量”!当然,这里讲的不包括自然科学。

        杂花生树,大部头里如果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味道,那也太枯燥了,所以得有一大帮无政府主义的思想和趣味。

        但难题是,怎么把这些不团结的“无政府主义者”团结起来呢?那就需要一个框架组装起来,而且往往是俗套的框架,哪怕有些牵强。《浮士德》就是这样,歌德不得已,借了一个大团圆的浮士德得救的框架,抄袭了基督教,要知道他是反基督的!

       不得已啊,不得已。歌德有名诗云:“在限制中显示自由”,限制云云,其实是闻一多讲的“戴着枷锁跳舞”。

       话是这么说,我还是觉得:没有俗套的框框更好。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