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7-19

    变化何罪,泡沫无辜——读印度史札记08•《心经》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49054472.html

     

     

    读玄奘译的《心经》,觉得很有意思。

    我发现佛陀极其讨厌变化。“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什么物质(色)都要灭亡,要化为虚无,所以是假的。“变化=虚假=坏”,这等式凭什么成立?

    佛陀赞美的东西,得“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总之得永恒不坏。用现代话讲,是量子——不能说是原子,因为原子是宇宙大爆炸冷却后才有的,或者干脆说是能量。照此讲,佛陀开悟后,看什么都是能量……佛陀双目炯炯,原来是《变形金刚》里的能量探测仪……

    这么讲,或许找骂,但回到2000年前,佛陀学不但是哲学,是宗教,而且是“原科学”,用物理学来评,也不是没道理。当时的古希腊,也有哲学家巴门尼德歌颂永恒不变的“一”,蔑视变化的幻觉,这就是古代物理学的东西了。这巴门尼德是小亚细亚人,那里离印度不算太远,或许两人分享了当时的同一股思想潮流。

    我的疑问是,凭什么认为:永恒高于刹那?

    马一浮诗云:“沤灭全归海,花开正满枝。”歌颂的是“海”,但我感受到的是“沤”和“花”的瞬间之美。

    的确,变化会带来痛苦。“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断绝一切联系,自然没有痛苦。但没有刺,哪有玫瑰?

    PS:读巴利文翻译过来的原始佛经,佛陀里面认为有家庭是可耻的,要求人必须抛弃家庭这个罪孽,这话太邪门,后来大家故意淡忘了。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