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21

    读诗记⊙穆旦/《甘地之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38782647.html

     

     

     

    夜看美剧《生活大爆炸》,里面一个男孩谈甘地,遂想起穆旦的《甘地之死》,便找来重读:

     

    恒河的水呵,接受着一点点灰烬,
    接受举世bao乱中这寂灭的中心,
    因为甘地已经死了,生命的微笑已经死了,
    人类曾瞄准过多的伤害,倒不如
    任你的波涛给淹没于无形;
    那不洁的曾是他的身体;不忠的,
    是束缚他的欲念;像紧闭的门,
    如今也已完全打开,让你流入,
    他的祈祷从此安息为你流动的声音。
    自然给出而又收回:但从没有
    这样广大的它自己,容纳这样多人群,
    恒河的水呵,接受它复归于一的灰烬,
    甘地已经死了,虽然没有人死得这样少:
    留下一片凝固的风景,一隅蓝天,阿门。
     

    喜欢这首诗,虽然知道抄了奥登的《悼念叶兹》。这次读,发现下面两句很有意思:

     

    那不洁的曾是他的身体;不忠的,
    是束缚他的欲念

     

    以前以为,“不洁”和“不忠”指全人类。现在发现,这可能是指甘地本人。甘地本人晚年haose,跟luo女搞所谓“修行”,是一大丑闻。老年男人心有余而力不足,颇多怪癖,不独甘地。穆旦在印度呆过,或许知道这些内幕。所以,这两句诗很可能直指甘地本人。有趣的是,这“小批评、大赞美”的模式,也抄自《悼念叶兹》,奥登赞美叶兹时,也指斥他“懦弱和自负”。当时奥登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晚年后悔,才从《悼念叶兹》里删去了这些批评。

    录《悼念叶兹》其三如下,穆旦译,奥登未删节版,原诗最后三节很精彩,被穆旦译得神气全无,高手难免打盹的败笔,可惜了:

     

    泥土呵,请接纳一个贵宾,
    威廉·叶芝己永远安寝:
    让这爱尔兰的器皿歇下,
    既然它的诗已尽倾洒。

    时间对勇敢和天真的人
    可以表示不能容忍,
    也可以在一个星期里,
    漠然对待一个美的躯体,

    却崇拜语言,把每个
    使语言常活的人部宽赦,
    还宽赦懦弱和自负.
    把荣耀都向他们献出。

    时间以这样奇怪的诡辩
    原谅了吉卜林和他的观点,
    还将原谅保尔·克劳德,
    原谅他写得比较出色。

    黑略的恶梦把一切笼罩,
    欧洲所有的恶犬在吠叫,
    尚存的国家在等待,
    各为自己的恨所隔开;

    智能所受的耻辱
    从每个人的脸上透露,
    而怜悯底海洋已歇,
    在每只眼里锁住和冻结。

    跟去吧,诗人,跟在后面,
    直到黑夜之深渊,
    用你无拘束的声音
    仍旧劝我们要欢欣;

    靠耕耕一片诗田
    把诅咒变为葡萄园,
    在苦难的欢腾中
    歌唱着人的不成功;

    从心灵的一片沙漠
    让治疗的泉水喷射,
    在他的岁月的监狱里
    教给zi由人如何赞誉。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