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18

    读诗记⊙拜伦/《唐璜》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37803817.html

     

     

    前日被大雨困在图书馆,出不去,便把拜伦的《唐璜》读了一遍。这是查良铮(穆旦)呕心沥血的译本,文革时好容易才保下来,死后才出版,由好友王佐良作序并注释。记不清王先生在哪说过,查良铮译本不下于原文。对译诗者来讲,我相信这是有史以来最高的评价。

    未对照原文,不过的确觉得译得很好,查良铮的译笔,值得信任。不过,王先生序里对拜伦的辩护,我颇不以为然。

    拜伦进了二十世纪,在英国名声扫地(外国可不是这样,他是外国的神话人物了),据说因为T·S·艾略特批他“中学生的文字功底”,王先生奋起辩护,我不知其所以然。艾略特话虽然尖刻,但拜伦文笔的确平庸,流于浅俗,无可怀疑。如果席慕容和琼瑶不款款抒情,改冷嘲热讽,水平未必比拜伦差多少。

    《唐璜》虽然大名鼎鼎,但我以为,现在去夸奖它,未免有些愚蠢。歌德推崇拜伦,是因其人。时人推崇拜伦,是因为当时小说方兴未艾,叙事诗正大行于世,《唐璜》就是一部流行的武侠小说罢了!而且依我看,拜伦还当不了金庸,勉强跟古龙打个平手。

    《唐璜》唯一的成就,依我看,是他的八行体,每到第七八句来一个讽刺的警句,的确很解颐,然而看多了就会厌倦,因为太单调。而且他说的,实际上不过是人皆尽知的道理,只是包装得花里胡哨一些罢了,我看跟王尔德差不多,花哨归花哨,里面都是稻草。所以《唐璜》写两章就可以的,偏偏拜伦一口气写了十多章!这就是自掘坟墓了。

    文以人传,要是没有他的传奇身世,拜伦大概早被人忘记了,穆旦穷尽心血译它,实在有些不值,我有些悲哀——他干嘛不去译莎士比亚?实在不行也可以译弥尔顿啊。

    又及:T·S·艾略特还批弥尔顿,说他用死语言写诗——英语拉丁化,造成英国诗歌“经验与诗歌的脱离”。原先英美诗论家纷纷赞同这观点,现在据说又纷纷反驳,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可反驳的,艾略特说的都是大实话嘛!弥尔顿和拜伦又不是莎士比亚,怎能完美如斯?就是莎士比亚也有毛病呢。

    更让我纳闷的是:艾略特对弥尔顿和拜伦的批评,其实是谁都一眼可看出的,为何反响这么大?难道英国诗论家闭着眼睛读诗的吗?艾略特说实话之前100年,诗评家都在干什么?

     

    2011-6-18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