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06

    读诗记⊙弥尔顿/《失乐园》Ⅳ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33879573.html

     

     

     

    王佐良先生的《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和《英诗的境界》,百读不厌(后一本被傻瓜拿去,一去不返,旧书网又卖得很贵,只好看电子版)。他的许多论断,我曾几乎全盘接受,最近读《浮士德》和《失乐园》,才发现其实有些论断未必站得住脚。

    其中之一,是他论弥尔顿,说他能粗能细,写亚当和夏娃,也写得温馨甜蜜。细读《失乐园》,大不然。

    弥尔顿是失败的革命派,壮志受挫,发自于诗,所以全诗滔滔不绝如革命演讲,雄壮有之,细腻全无,套用杜甫揶揄李白的话就讲,是不能“细论文”的。侠骨柔情,歌德有之,弥尔顿没有。《失乐园》里唯一的活人,是魔鬼撒旦,其余人不过是演讲词的傀儡,而魔鬼之所以有声有色,是弥尔顿是被镇压的革命党也!

    比如第四卷写夏娃。要我写,这得笔力凝聚,因为夏娃之前全无生民,要能写出人类之祖的懵懵懂懂,那就压倒千古了。但弥尔顿满脑子革命和理性,抓不住这要害,居然让夏娃自己讲:“我天真浪漫地向那里走去……”这就太失笑了!塔特·休斯有诗《沃德沃》写“精神”诞生的懵懵懂懂,酷似弥尔顿写夏娃面对水的自语——或许就抄的弥尔顿,却比弥尔顿更靠近“原始思维”。弥尔顿写的是“理性思维”,不是原初之人。当然,弥尔顿意不在此,但他粗豪有余,细致不足,总是事实。里面夏娃大谈男女纲常的话,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弥尔顿第一个老婆弃他而去,据说是他不怎么懂得体贴女人,人如其文啊。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