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06

    读诗记⊙弥尔顿/《失乐园》Ⅲ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33876959.html

     

     

     

    高屋良树画《变身斗士凯普》,只为谋生,漫画在我们的世界,不过是一个级别很低的文化产品,虽然挣钱很多。所以他不爱干,画着画着就罢工,所以我读了20年这漫画也没读到大结局,但愿活着时能读完。

    但弥尔顿不同,他著《失乐园》,视之为改造文化、继续革命的宏大伟业,倾注了毕生心血。此一时,彼一时,天上地上,其差别令人感叹。

    回想200年前,歌德、席勒等视话剧为启蒙人类的最高职业,演员为最高贵的人类,慷慨激昂(加缪接受歌德此论,视演员为西西弗之代表)。今天呢,我们都知道演员不过一戏子罢了,没人打算再歌颂他们是“灵魂工程师”。

    前贤视为神圣之物的,世事迁移,我们则觉得他们的推崇古怪,他们的坚持虽然可敬,却也未免迂腐。老实说,《失乐园》和《神曲》里的很多观念,今日看真是太迂腐了。

    在我看来,这世界上太执着的人,都注定了要迂腐或者将要成为迂腐者的。只有莎士比亚这样安心做一个编剧者,无所执著,无所理想,反倒不被后世嗤笑——他编剧只为谋生,对告别写剧,虽然伤感,却毫无眷恋,甚至是如释重负。

    执着者、理想者,往往因为他的执着和他的理想,反倒沦为迂腐甚至愚蠢,这是人世的大悲哀,却是事实。

    歌德、弥尔顿是执著之人,满怀雄图,无所措手,却五体投地地钦佩莎士比亚:哲人倾倒于戏子,够耐人寻味的。可能是哲人往往偏执,一孔窥天,得其深,不能如莎士比亚既得其深,又得其广吧?

    这就是《哈姆莱特》里讲的:“这无限的生活啊,超出你的哲学!”

    这也是《浮士德》里讲的:“思想是灰色的,生活之树长青”,耐人寻味的是,这话居然是魔鬼说的。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