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02

    读诗记⊙弥尔顿/《失乐园》Ⅰ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32854741.html

     

     

    朋友推荐《失乐园》推荐了许多年,因为是中古英语,觉得难,最近才下了决心去读。同时在网上找了朗诵版来听(王小波就用《失乐园》练英语,结果发言古怪)。还没读出名堂来,似乎缺少共鸣,录他的推荐语如下,或许有人读了会对《失乐园》感兴趣:

     

    密尔顿其复杂程度不逊于莎士比亚,以前却被我简化了。当代诗歌看似复杂,看似锐利,看似丰富,那是因为读者阅读古代的诗时头脑太僵化,也是因为背景知识的缺乏导致无法身临其境。日记、信件、过去的档案可以帮助读者的心回到特定时代的氛围中,所以对于阅读太重要了。国外学者(当然按比例看也是少数)将传记、历史、修辞、理论融于敏锐的细读之中的功夫太惊人了。还有就是训练对于诗人的重要,密尔顿19岁时其实已经有写史诗的打算,但他先读完剑桥硕士,再回家苦读六年,才试探写稍长的诗,直到五十多岁才开始动笔写失乐园。10000多行的诗竟能始终保持水准,这点似乎超过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写作速度奇快,所以水平忽高忽低。但不论怎么说,西方的主要诗人能够在数千行的戏剧、上万行的长诗中构建精密的结构,而且局部(甚至一个比喻)都能经受多少代学者的细读推敲,还是令中国新诗汗颜。

    ……《失乐园》太不好翻,朱维之的译本已经不错了,仍然损失太大。顺便说一下,华兹华斯的《序曲》也是极具独创性的大作品(世界上第一部史诗体的精神自传),北大的丁宏为译得不错。但《失乐园》几乎没法翻。

    首先我们要回到17世纪的语境。那时候的欧洲读者基本上都是相信《圣经》创世纪的,而且在西欧占统治地位的是加尔文主义的先定论,谁上天堂,谁下地狱,上帝在创世以前就已定好。在这个新框架内,欧洲讨论一千年的自由意志顿时失去了空间,米尔顿却是坚信自由意志论的。而且他的神学思想是很异端的,比如上帝雌雄同体,比如圣子仅是上帝众多儿子的一个,比如精神物质同性,比如宇宙终结时一切复归“一”(上帝和其他存在不再有区别)。在政治学领域,君主专制学说仍占绝对统治地位,比如与米尔顿同时代的霍布斯就为君主制辩护,米尔顿却是激进的共和党人。在科学领域,牛顿学说还未诞生,伽利略违心地收回了自己的理论,米尔顿拜访过伽利略,《失乐园》中唯一提到的当代人物就是伽利略,天使长Raphael在日心说和地心说之间无法抉择,劝亚当不要关心这些。《失乐园》的动机和内容都太复杂。

    除了神学、政治学、科学方面的探讨,米尔顿还要面对自己的问题。他写这部作品的时候他为之奋斗辩护的共和制已经覆灭,英国人心甘情愿地欢迎查理二世回国恢复君主制,他自己也差点被绞死,眼睛也瞎了,并且整个欧洲的宗教界都认为他的失明是上帝的惩罚,因为他为英国人弑君辩护。他自己也开始怀疑早年对理性的信仰,自己的同胞如此轻易地抛弃了革命,让他觉得理性在不同人之间是有差别的。早年的激进与晚年的保守在这部诗中多处交锋。

    写作本身的难度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首先他瞎了,写作一首一万行的诗,却不能看见诗的“形状”,对任何诗人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此外,《失乐园》不像别的史诗,可以从前人的史诗中拼凑情节,它叙述的是人类未堕落的状态,而所有现存的文学,包括《圣经》,都是已堕落的人类写的或记录的。如何让自己的作品从逻辑上、修辞上站得住脚?如何让自己激进的神学不被圣经的权威压垮?米尔顿采用了许多策略,比如让创世之初就在现场的圣灵(他的圣灵就是圣父)充当缪斯,比如在引用了古典史诗之后立刻加以否定或消解,比如刚引了荷马的典故,马上说他错了,并且把所有异教的神处理为地狱中堕落的天使,也就是说“后来”的荷马等人提到的神其实当初就是撒旦等人,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样时间上后起的米尔顿反而占了荷马的先,比如很多英语词他都只使用词源义,然而这些词却会在读者心中唤起后起的意思,米尔顿借此不断提醒读者他们是以堕落之眼在看诗中的世界。更巧妙的是,米尔顿是借撒旦的眼来看伊甸的。此外,诗中大量使用了or,不断地迫使读者作选择,诗中的比喻也不同于传统史诗,不是AA",而是AA"X,后面这个X元素往往构成“反情节”、“反主题”,嵌入新的视角,将不确定性植入诗歌权威的叙述中。

    诗中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包括天使如何排便都提到了。天使长还说,只要亚当不违反禁令,他可以通过吃让身体越变越轻,最终成为天使,这简直是科幻,但也是对天然等级制的巧妙解构,也反映了米尔顿精神物质同性的观点。

    莎士比亚整体上比密尔顿厉害,是因为他既是诗人,也是戏剧家,后面这种才能(进入每个人物内心)可以说古今无二,但纯粹从语言的驾驭方面来说,米尔顿不逊于他。《失乐园》的题材本身就是吃力不讨好的,远离日常经验,还要和圣经权威较量,米尔顿写成这样,大概也是古今无二。

    他活着的时候,就获得了神一般的地位。当时的女权主义者反驳《圣经》时引用的正是《失乐园》里的话。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