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31

    读诗记⊙歌德/《浮士德》17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32310289.html

     

     

     

    杨武能是冯至弟子。冯至没译过《浮士德》,只译了《威廉·麦斯特的学习岁月》,估计是郭诗人沫若译过了,郭是当权人物,又是长辈。他不好自找麻烦。

    但是,冯至在《论歌德》里译过十几段《浮士德》。对着杨武能的译本读,居然没有一段比杨武能译得妥帖。翻译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事,冯至居然无一胜出,只能说明杨武能肯定仔细揣摩过自己老师的译文,吃透了,青出于蓝了。

    《论歌德》前半部写于1941年前后,冯至三十六岁。在译文里,冯至犯了一个极其耐人寻味的错误:

     

    我不在僵滞里寻找幸福,

    悚惧是灵魂最好的一部。

     

    这里的“悚惧”,杨武能译为“惊诧”,这是对的,更常用的译法是“惊奇”。 我们知道,古希腊人讲“惊奇”,对知识有一种不可抑制的热情;中世纪基督教则讲“悚惧”,讲究对上帝的畏惧,哥特教堂修得阴森森的。影响所及,爱希腊的就赞美“惊奇”,荷兰画家埃舍尔就讲:“惊奇是大地之盐!”爱耶稣的就强调“悚惧”,帕斯卡尔讲:“这无边无际的空间的寂静使我悚惧!”

    歌德呢?他是超严重的反基督分子,在《浮士德》里大加挞伐基督教,连带哥特教堂都使劲挖苦,而对古希腊推崇备至,梦想着德意志文化与古希腊文化的融合。

    所以:冯至可谓错得离谱!

    这说明什么?说明冯至虽然是德国正版的“海龟”,虽然是由雅斯贝尔斯主考通过的哲学博士,但他对西方哲学的理解,还是很肤浅的。他到底是一个诗人,不是一个哲人。

    关于“悚惧”这个词,杨武能用来译第一部里浮士德站在监狱前的感受,这一段译得特别好:

     

    久已忘却的悚惧向我袭来,

    我体验到人类所有的悲哀。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