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01

    二零零七年总结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3093311.html

     

    二零零七年过去了,翻看记录,这一年收获比较大的,大概还是系统地把能找到的社会人类学著作都读了一遍,特别是库朗热、戈夫曼、舒茨、道格拉斯这些人类学家,学到很多。

    也读了一些生物学的,喜欢劳伦兹和德瓦尔。

    认识了一些新植物,希望自己至少能认得1000种。

    这一年观念还是变化很剧烈。朋友说是“始乱终弃”,我倒以为是“兼容”,不以为是坏事。不过,对于好奇的大多数领域,我大概永远只是业余爱好者,这要有自知之明。这一年的札记里硬伤不少,就在提醒这一点。

    最近校对了以前的休斯译稿,错漏很多,顺手又译了《乌鸦》一集,现正译《荒野日记》。翻译,在不占用太多时间的情况下,还是很有趣。希望自己坚持下去,把休斯的重要作品都译出来。

    二零零八,有何希望?希望多一些时间做自己的事吧。两个月前得知造思死了,震动很大。前天某老师问我微积分学得怎样,没好意思告诉他搁下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捡起来。所以要珍惜手边的每一寸光阴。

    2007-12-31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你这一年已经干了不少事情啦,该知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