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24

    读海德格尔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30099554.html

     

     

    读荷尔德林,查海德格尔怎么评他,重读了《泰然处之》(收入《海德格尔选集》下卷)。读完难受得很,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这书十年前读的,涂涂划划,当年看得很认真。现在想来,那时并不真懂,只是读海德格尔是一种时髦,不读好像自己没文化,偶尔看到一些煽情的句子,懵懵懂懂,老老实实划了下来。看这些批注,觉得很讨厌这个当年的自己,下面批海德格尔的火气,说是批海德格尔,不如说是批当年的自己。

    这篇文章是海德格尔晚年写的,这时的他,再也没有写《存在与时间》的锐气了,他追随的纳粹搞种族灭绝,他漠不关心,反倒关心人类的“技术时代”,思辨如下:

    1】人类的思维分为两种:一种曰“计算思维”(武断地讲就是自然科学,不过海德格尔不屑于用这俗世词汇),一种是“沉思思维”(直白讲就是人文科学,海德格尔看不起也不懂社会科学)。

    2】计算思维非常之邪恶,意在“控制”;“沉思思维”呢?是好东西,意在“让物呈现自身”。

    3】计算思维的危害,是“把人类从大地上连根拔起”,所以海德格尔一看见卫星拍的地球照片,惊慌失措……

    他没讲得这么明白(要讲这么明白,谁还觉得他是思想家?当然要讲得曲里拐弯的了!),但我以为就是这个意思。

    这些话,依我看,都是胡话:

    首先,当代人并没有进入一个“技术时代”,因为人类从来就“在技术时代”!海德格尔歌颂水瓶、歌颂鞋,这些都是技术的产物!以为计算机是技术,牛、羊、蔬菜、稻谷等不是技术,这是胡话,后者都是人类驯化的东西!当然是技术。海德格尔在这里讲的话,就像《庄子》里老头大骂子贡,认为用吊车浇灌菜园是机械化,会破坏纯真心灵一样,压根没想到菜园就是技术产物,没有驯化技术哪有菜园?

    其次,把人类的思维划分为两种,一好一坏,简直像文革电影,黑白分明,很幼稚。他老师胡塞尔,极力想用“精神科学”来统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分裂,对不对另外说,但这胸襟和眼光,就比海德格尔宽广多了。而且,凭什么说“计算思维”就不是一种沉思?自然科学本来就是哲学的重要部分,就是惊奇的产物!牛顿的《自然原理》本来就叫自然哲学!认识万物的起源,本来就是希腊哲学的关键,直到柏拉图才开始倒向德性的。就算你对柏拉图主义否定再深,也不能否定惊奇。而惊奇,你就不能说它不是计算思维的内核之一,计算思维如果有,也不是纯粹实用的。

    再次,你又怎么一口咬定计算思维就意在控制?从逻辑来讲:

    1】我认识某物

    2】我控制某物

    3】我亲近某物

    1】未必就有【2】,也可能是【3】,就像我们认识一个人,可以控制他,也可以成为朋友,除非你是虐待狂。海德格尔这话,这里就有逻辑跳跃。再说,你又如何看待宏观生物学?那种学问不是你讲的计算思维,但也不是你讲的什么物自我呈现的!

    最后,我觉得最能暴露海德格尔之荒谬的,是他认为“大地=地球”?为什么不认为宇宙就是人类的家?为什么“大地=太阳系或者宇宙”不成立?为什么人类就不能冲出地球,走向宇宙?凭什么认为——人类只起源地球,跟太阳没有关系,甚至跟宇宙没有关系……?他是被大地这个词迷住了眼,所以胡说八道。这写诗可以,做哲学就胡搞了。

    为什么就不能认为——人类就像种子,从地球的大地上生长,开出花朵,向太阳系乃至扩散——套用他的术语来讲,也是一种“天命”?我不是说后一种说法一定对,而是想指出前一种说法的前提很可疑。

    由此而得出的什么“泰然处之”,很煽情,其实全是胡话,就像红卫兵想象自己的战友冲到白宫打万恶的美国总统牺牲了,自我感动一番。

    想想当年浪费那么多时间读他,够郁闷的。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