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22

    读诗记⊙歌德/《浮士德》15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29705675.html

     

     

     

    海涅在《浪漫派》里讲:

    众神归天,歌德去世。

    这话很有意思。对德语作家来讲,歌德就是神,卡夫卡这样的怪杰都五体投地。这现象也很有意思。艺术家都是自恋狂,如此钦佩他人,实在是歌德太强,强到不好意思否认。

    但歌德的崛起,还有历史性的背景:一曰“民族国家运动”,一曰“启蒙运动”。后者其实是前者的一个支流。

    文艺复兴开始时,欧洲都是王朝国家或城邦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一个国家”的民族国家是新东西。这三位一体的巨灵(利维坦)逐渐长出来,先在威尼斯,然后传到英国,再到美国,再到法国,然后借法国大革命横扫欧洲,侵入德国和俄国,最后进入中国和日本。沧海横流,世界震动。要么灭亡,要么变法图强,“打不过就加入他”,变成民族国家。这是三百年来的历史大势。

    理解歌德,这是大背景。

    民族国家需要新制度、新文化,需要“新人”(国民)。刚开始的英国,筚路蓝缕,后面的国家,照抄就是了,抄的好不好,自然要另说。各个民族国家都极力培育自己的“民族文化”。“民族文化”不是自然生长的,是刻意塑造的东西,或是落后国家文化人栽培(如德国),或是落后国家强制推行(如日本、俄国)——日本现代文化就是典型的国家干预产物!

    所谓的“启蒙运动”,不是真的要摆脱蒙昧,其实是“民族国家文化运动”。老康德讨论“何谓启蒙”,说是走向理性,这是文化人的理想,不是事实。哪个时代没有“高贵的谎言”?只不过现在的蒙昧没有圣灵、女巫和基督,多了民族、国家罢了!启蒙运动要摆脱的只是不吻合民族国家发展的那部分“蒙昧”而已。

    歌德的时代,德国四分五裂,没有国家扶植“民族文化”,文化人先动手(在普鲁士的黑格尔赶上了国家的支持)。因为德国落后,又在法国旁边,法国如何建设民族国家的,看齐就是了!俄国也如此。

    于是我们看见一代又一代创造新人新文化的启蒙运动:在德国,从温克尔曼到歌德再到黑格尔;在俄国,从普希金到托尔斯泰;在日本,从福泽瑜吉到夏目漱石;还有西班牙、中欧、中国……歌德讲自己是集体性人物,什么集体性人物?是民族国家浪潮中的一个产物。歌德有意识地利用了这股浪潮。

    歌德是德国文学之父。

    启蒙运动里出现了很多“之父”——包括胡适、鲁迅!其实许多名不副实,比如“俄国文学之父”普希金,水平实在一般,但有俄罗斯帝国千万同胞支持,谁敢说他不好?水涨船高,就是这个意思。启蒙运动从来不只是文化运动,它是各国生存竞争的政治斗争之一部分。

    如今在歌德的欧洲,民族国家已经开始瓦解,人类的进化朝向了新的目标——世界国家。世界国家的形成,我们看不到了,但目睹了欧盟的形成。

    但今日读《浮士德》,并不过时,歌德的世界很宽广,从法国到中国再到伊斯兰都吸收。

    这是因为:他从来就不是真正的民族主义者,而是一个世界公民,德国文化不过是他的一个伪装,一个道具。这被德国浪漫派看穿了,所以大加讨伐。

    歌德,真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