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22

    读诗记⊙歌德/《浮士德》Ⅺ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29605200.html

     

     

    《浮士德》第一部“书斋”:

     

    穿什么衣服我都感觉痛苦, 

    这狭隘的尘世太把我束缚。 (以上据郭沫若本改)

    我太老啦,没法玩世不恭, 

    又太年轻,不能无动于衷。  (以上据杨武能本改)

    世界究竟能给予我什么? 

    你应该割舍!应该割舍! 

    就是这支老掉牙的歌声, 

    在人人的耳边作响。 

    它在我们的整整一生

    时时声嘶力竭地歌唱。(以上据冯至本改) 

    清晨醒来我总心惊肉跳, 

    忍不住要痛苦哀号, 

    眼见着光阴一天天逝去, 

    却一事无成,夙愿难遂; 

    就连一点点欢乐的预感, 

    也难免吹毛求疵的干扰,

     心中的任何创造冲动, 

    都遭受万种丑恶的阻挠。

    夜幕降临,我上床就寝,

    可同样感到心神不宁;

    睡眠不能带给我休息,

    噩梦将我一次次惊醒。

    上帝虽然寄寓在我胸中,

    能深深激动我的内心,

    他主宰我的所有力量,

    却无力造成外界感应。(以上据杨武能本改)

     

    “你应该割舍!”下面一段,源自歌德本人内心:他一生都在不断地“割舍”,割舍对他人的爱情,不断地“断念”,断绝对他人的思念。正是凭借“割舍”和“断念”,他才没有烧掉自己,而是继续向前运动:“永远努力的,对内又对外不断活动着的、诗的修养冲动形成了他生存的中心与基础。

    冯至这段话评得很好:

    “断念、割舍,这些字不管是怎样悲凉,人们在歌德文集里读到它们时,总感到有积极的意义:情感多么丰富,自制的力量也需要多么坚强,二者都在发展,相克相生,归终是相互融合,形成古典式的歌德。”

     

                                   2011-5-22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