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18

    读诗记⊙歌德/《浮士德》5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28883112.html

     

     

     

    用郭沫若的《浮士德(第一卷)》译本,跟杨武能译本对着读了一遍。

    总体看,是杨先生译得好。郭沫若译不好,不都是他个人的原因,当时没有多少参考资料,又是第一个译本,当然吃力。就个人原因来讲,他承认自己德语水平有限,这估计是真心话。此外,他状态不是很稳定,有时译得好,有时打盹,乱翻一气,随意减行屡有发生。

    然而,郭先生真是诗人,有些参透的地方,译得实在好,杨先生所不能及。特别是我发现,他在两种地方译得很好:一是爱情的纯真甜美,一是魔鬼的挖苦讽刺。译得真是虎虎生风,杨先生反倒在此接连摔跤。鲁迅攻讦郭沫若,说他“才子+流氓”,才子能咏爱情,流氓擅长讽刺,鲁迅这话没错!在我看来,是一种很高的赞誉。

    郭沫若,真是现代的墨菲斯特呢!

    抄录如下:

     

    墨菲斯特:

    你为什么要像只啄木鸟

    在这岩框石缝里自行坐牢?

    你又为什么要像蛤蟆

    在这霉苔泉石上吸取养料?

    真是又甜又美的消遣啦!

    博士的臭味还没有脱掉!

    (郭沫若)

    你干吗像只猫头鹰一样,

    整天枯坐在山洞和岩缝里?

    你干吗要学习那癞蛤蟆,

    从潮湿岩石和霉苔把养料汲取?

    这么个消遣真叫不坏!

    看来呀博士你旧性未改。

    (杨武能)

     

    墨菲斯特:

    我的话不合尊意

    你尽管说许多高尚的放屁。

    贞洁的心不可缺少的东西,

    原本是不能入贞洁的目。

    (郭沫若)

    这么讲当然叫你不高兴;

    你有理由正经地呸上一声。

    须知正经的心里念念不忘,

    却不便对正经的耳朵点明。

    (杨武能)

     

    格利琴:

    为什么?你不再和我亲吻?

    好哥哥,你离开我才不多点时辰,

    你便忘记了吗?亲嘴呀接吻?

    我靠在你的脖子上怎么还是不安?

    从前你对我说一声,你向我看一眼,

    就好像天界全体都来紧逼我一般,

    你同我亲个嘴儿,我好像气都会断。

    你快亲我罢!亲我罢!

    不然我就亲你!

    (郭沫若)

    怎么?你不再会亲吻?

    我的朋友,短暂地分别,

    你就丧失了亲吻的热情?

    偎在你怀里我为何惴惴不安?

    想当初听你言语,受你青睐,

    我就整个进了天国里边;

    而且你吻我总是吻得我快要窒息。

    现在吻我哟!

    不然我吻你!

    (杨武能)

     

    2011-5-18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