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16

    毛姆/《总结》(the summing up)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28493385.html

     

     

    毛姆的《总结》(the summing up),想读好多年了,总没有中译本,只好读英文。每天睡觉前读几则,不知不觉就读完了,铅笔划得满满的。现在把划过的地方过了过,发现其实只是一些老生常谈,但不知为何,还是很喜欢。写这书的时候,毛姆老了,啰啰嗦嗦,我还看得出他故作坦诚,其实肚子里曲里拐弯的,但还是喜欢读,他的文字有一种魔力儿的。

    随手译一些如下: 

     

     

    人们经常写得晦涩,因为他们从没费劲儿学习写得清晰。这种晦涩——你会发现——在现代哲学家、科学家甚至文论家那儿很常见。这真够奇怪的。你本来认为,那些文论家一辈子都在研究文学巨匠,应该对优美的语言敏感,写的东西就算不美,至少也该清晰。(第二则)

     

     

    这种晦涩主要是因为许多作者是一边想一边写的,而不是想好了再写。(第二则)

     

     

    今天来读马拉美的晦涩诗篇,没有几篇不易懂的;你不可能注意不到,他的思想极其缺乏原创性。他的一些措辞是美;他诗里的材料是他那个时代的诗意的陈词滥调。(第二则)

     

     

    对我来说,读书就跟别人聊天、打牌一样,是一种休息。而且不仅如此;它很重要,如果有一阵不能读书,我发现自己焦躁不安,如同吸毒者被禁止碰毒品。我宁愿读一份时间表或者一份目录,也胜过什么都不读。(第二十五则) 

     

    在我看来,写剧本的诀窍有二:尽可能紧扣主题,简洁。第一点要求逻辑思维。我们中没几个有这思维。一个想法能引发另一个想法;我们喜欢去追逐它,尽管它跟主题没有直接关系。爱离题是人之本性。但剧作家必须避开它,其艰难程度胜过天使必须避开罪孽,因为罪孽或许可以饶恕,而离题则是致命的。(第三十五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People often write obscurely because they have never taken the trouble to learn to write clearly.

    毛姆指出欲清楚表達(not obscurely),必須要"費勁兒"地學,任何人,包括毛姆在內,如果"從沒""費勁兒學習"是無法"冩得清晰"的。





  • 奇怪The Summing Up為什麼沒有中譯本?
    回复shibeinz说:
    去年已经出了一个中译本
    2013-08-03 10: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