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06

    读诗记⊙歌德/《浮士德》(杨武能译本)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26124140.html

     

     

     

    读杨武能先生译的《浮士德》,感动得不行,译得真是太好了!

    读过钱春绮译本,钱先生是诗人,译得好,但注释少,不好读。也读过绿原的译本,绿原也是诗人,奇怪的是译得很拗口,“的”“的”不休,不堪卒读,但注释很详尽。所以读钱译,同时看绿原的注释。

    这次读到杨武能译本(同时比较了郭沫若、董问樵的译本),才发现杨先生比钱先生又上了一个台阶。翻译忌讳成语套话,杨先生几乎彻底挖掘了现代汉语的潜力,读起来就像我同代人的,眼前陡然耸起绵绵奇峰,气象森严。

    读过《浮士德》数次,却没有这一次如此震撼,只觉得耳边轰轰作响。原来书也如朋友,讲缘分,不到某个时候不会豁然开朗,欣然结纳我们。歌德写《浮士德》第二卷时,过了二十年,垂垂老矣,好友死尽散尽,斗室之间,感慨万千,老泪纵横,写下这段开幕词:

     

    那些听过我早年的唱段的人们 
    他们啊已听不到我以后的歌吟 

    友好的聚会已经是杳无踪迹 

    唉,最初的回响也寂然无声 

    我的悲歌将为陌生的人群而唱 

    他们的喝彩啊一样会令我心惊 

    那些曾经喜欢我的歌的人们 
    他们纵然活着,也四散飘零 


    长久克制的欲望猛然将我攫住 

    对肃穆的幽灵世界我充满憧憬 

    我于是开始歌唱,如轻声絮语 

    我音调忽高忽低,似风鸣琴声 

    我突然浑身战栗,泪流个不停 

    已经铁硬的心中,又充满温情 

    仍然拥有的,仿佛从眼前远遁 

    已经逝去的,又变得栩栩如生

    我仿佛置身其间,做了他的旧友,旧情绵绵。

    下面两段话,前后间隔二十年,却仿佛是要在此时此刻,专门对我说的:

     

    听着,这儿讲的并非什么享乐,  
    而是要陶醉于最痛苦的体验。  
    还有由爱生恨,由厌倦转活跃。  
    我胸中对知识的饥渴业已消逝,  
    不会再对任何的痛苦关闭封锁。  
    整个人类注定要承受的一切,  
    我都渴望在灵魂深处体验感觉,  
    用我的精神去攫取至高、至深。  
    在我的心上堆积全人类的苦乐,  
    把我的自我扩展为人类的自我,  
    哪怕最后也同样地失败、沦落。 

                         (第一部)

     

       我只匆匆奔走在这世上,
         任何欢乐都抓紧尝一尝,
         不满意的立刻将它抛弃,
         抓不住的干脆将它释放。
         我只顾追求,只顾实现,
         然后又渴望将人生体验,
         用巨大心力,先猛冲蛮干,
         而今行事却明智、谨严。
         对于尘世我已了如指掌,
         对于彼岸我不再存希望;
         只有傻瓜才会盯着云端,
         以为有同类居住在上面!
         强者应立柱足,放开眼,
         世界对他不会默默无言。
         他何须去永恒之境悠游!
         凡能认识,便可把握拥有。
         他该如此踏上人生旅途;
         任鬼魅出没而我行我素,
         与行进中寻找痛苦、幸福,
         他呀,没有一瞬感到满足!

                  (第二部)

     

                                     2011-5-6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