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03

    社会人类学札记第十六⊙华中乡土学派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25097431.html

     

     

     

    收到陈柏峰《乡村江湖:两湖平原“混混”研究》,看毕,唠叨几句。 

    本书是华中乡土学派的一个成果。华中乡土派这名字,知道的大概不多,1990年代出现的一批研究乡村自治的学者,来自华中科技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CCRS)。

    头次接触这派的著作,是吴毅的《小镇喧嚣》,后来读了他编的自己学生的博士论文《田野深描丛书》(三联书店,已出三部:黄海的《灰地》、萧楼的《夏村社会》、谭同学的《桥村有道》),接着读了贺雪峰的著作,陈柏峰就是贺雪峰的弟子。

    这些书里,最喜欢《小镇喧嚣》和《灰地》。吴毅师徒认同格尔茨的解释人类学(“深描”就是格尔茨创造的术语),注重叙事性,文笔很好,可以当小说读。文笔太烂,条理不清,理论太多,消化不良,是中西人类学的通病,吴毅和黄海没有,或者很少。理论化,也可能是一种无力面对经验的遁词,是一种感知的平庸。对此,吴毅有深刻批判。

    华中乡土学派继承了费孝通的衣钵,致力于人类学中国经验化。写《大河移民shang访的故事》的应星,批评他们太讲究“治理术”(福柯语),直白讲就是官方立场。这批评有些道理,但在他们著作里,事实是第一位的。这也就够了。

    两本书,《灰地》的学术成就弱一些,但我更喜欢,因为它讲述的是1980年代以来的混混生长史。小时候,见过或听过混混,好奇于他们的生活。《灰地》和《乡村江湖:两湖平原“混混”研究》弥补了我的好奇。

    从学术来讲,了解晚清至今的地方史(甚至秦汉帝国的基层控制),了解编外暴力与正统权力是如何斗争和妥协的,《小镇喧嚣》、《灰地》、《乡村江湖:两湖平原“混混”研究》等都是活生生的参考。但这不是我喜欢读的根本理由,根本理由,是我对混混好奇,他们不是别人,而是我的熟人、我的同学。

    羡慕混混,似乎是许多人的记忆。导演马丁·斯科塞斯讲过,小时见一批黑手党马仔,皮鞋铮亮走在柏油路上,咔嚓、咔嚓,顿时心生羡慕。后来他拍了《好家伙》,那是仅次于《教父》的黑帮片。同样,看这些书,我更关注的是这样一些细节。比如,一个1980年代的混混头目,狠角,村里人人畏惧,然而就是这样的狠角,他爱穿喇叭裤,却不敢在村里穿,得拎着裤子到村外才敢穿。再比如,80年代混混常干的一件事是什么呢?帮人退婚。

    我对80年代,有一种自己都不能解释的好奇。

    跟斯科塞斯一样,我想,这些混混有一天会出现在我的小说里,虽然还不知道会怎么写。

     

    2011-5-3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