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02

    读诗记⊙波德莱尔/《恶之花》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24736212.html

     

     

    睡觉前,重读了《恶之花》。

    本科写论文,一字一句读过,没感觉。这次读,还是没感觉。琢磨起来,自己不怎么喜欢法国诗。法国人浪漫,享受,热情,跟我们一样崇尚诗文,再迂腐的学者也要来几首以示高雅。英国是掌柜之国,鄙夷这种文化风尚,但英国出了莎士比亚,波德莱尔、雨果跟他比,只好叫跳蚤。由此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全民写诗的国度未必写得出好诗,诗如美女,时时献殷勤,反倒适得其反。 

    不喜欢法国诗歌,还有一个原因:不喜欢那种铿锵的富丽堂皇的修辞,用中国话讲是“馆阁气”。法国诗人爱慷慨激昂,“说的比唱的好听”,太空洞。当然,浪漫跟空洞是同义语,所以我拿不准这是不是个人偏见。法国没什么伟大诗人,但有一场伟大的诗歌运动——超现实主义运动。至少我这么看。

    这次读,发现《恶之花》开头第一段没写好:

     

    读者们啊,谬误,罪孽,吝啬、愚昧

    占据人的精神,折磨人的肉体,

    就好像乞丐喂养他们的虱子,

    我们喂养着我们可爱的痛悔。

     

    把“我们喂养痛悔”比喻为“乞丐喂养虱子”,太平庸。干嘛不讲:“谬误、罪孽、吝啬、愚昧折磨人的肉体,就好像乞丐(或虐待狂)喂养并玩弄他们的虱子”?这样讲就邪恶多了,也更有力量,更吻合诗的意图。

    以前喜欢《忧郁》组诗,这次读,觉得一般。《腐尸》上半截倒写得很好:

     

    仿佛淫荡的女人,把两腿高抬,

    热乎乎地冒着毒气,

    她懒洋洋地,恬不知耻地敞开

    那臭气熏天的肚子。

     

    ……腐败的肚子上苍蝇嗡嗡聚集,

    黑压压一大片蛆虫

    爬出来,好像一股粘稠的液体,

    顺着活的皮囊流动。

     

    它们爬上爬下仿佛浪潮阵阵,

    横冲直撞亮光闪闪;

    仿佛有一股混沌的气息吹进

    这具躯体仍在繁衍。

     

    后半截落入俗套,改讲:美女呀,将来你会变蛆呀!这就可惜了。

     

                         2011-05-01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