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27

    为一个朋友写的画论:论zqs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23357888.html

     

     

     

    在这个乱石嶙峋的地球上,你可以看见急速流动的水,用她那赤裸的脚掌踩在尖锐的碎岩上持续不断地跳舞。你可以想象那不是岩石,而是一片片朝上的刀片。水就在那些刀片上跳她的舞,脚掌不断刮出无声的血。

    如果躺进水中朝上看,你可以看见这是一种疼痛的舞,一种被伤害的线条,一种被诅咒的韵律。

    然而在疼痛、伤害和诅咒之中,你可以体会到一股要说出自由和创造的顽强,一股对伤害的反抗和蔑视——这就是zqs的水之舞。

    “既然没有天堂,那么让我们做魔鬼或者疯子吧!”——有人在远处喊道。

    “不,让我们做受伤的舞者,痛并快乐着。”——zqs回答。

    于是我们看见她的脸在疼痛中跳动起来。她的脸是她的肉的一部分,她的肉是她的舞的一部分。她的肉不再是一个物质的器官,而是一场持续不断的舞。肉是固化的舞,正如水是流动的舞。

    看,她的脸消失了,她的肉也消失了,只有持续不断的疼痛和持续不断地打垮疼痛的舞。因为被人类伤害的,唯有舞能拯救;因为被平庸奴役的,唯有舞能救赎;因为被绝望笼罩的,唯有舞能照亮……

    让我们看这些画吧!正如叶兹所说的:你怎能分辨舞和舞者?

     

    2008-6-25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