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29

    读诗记Ⅳ·《神性的讨论》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0536578.html

     

    和朋友谈诗。我批评有的诗逻辑不通。他批评有的诗论逻辑不通,并批评我不通:诗不必非讲逻辑,何必批评?我不以为然:鱼有鱼途,虾有虾路,诗也有逻辑,今人讲“逻辑不通”,古人讲“意脉不清”,不通不清则诗损;而诗论不过诗之余事,何足道哉?

    且以小海《神性的讨论》为例:

    先说13行。这三行的问题出在“神祇”,这词有崇高、崇敬、伟大的意味。“在平静中回忆一个日子”的人为何会崇高、崇敬?意思就不通,但因为这词,诗突然神圣起来……我猜,这里合适的词应是“神仙”,“饭后一枝烟,赛过活神仙”的“神仙”。三行其实是讲“静中思往事,就如活神仙”。但“神仙”浅俗,用了突兀,所以也就宁不通而神圣,不可意顺而浅俗了。

    再说45行。追忆者是“现在”与“过去”融为一体,并向“将来”运行的,“现在”、“过去”、“将来”连绵不断,所以“过去是现在的一部分,现在是未来的一部分”。同时用“树林”和“流水”来比喻时间是旧诗传统,如刘禹锡诗:“芳林陈叶催新叶,流水前波让后波”,小海大概受其影响。但问题就出在“树林”这个比喻上。“现在”、“过去”、“将来”连绵不断,用“流水”作比可以,因为其连绵不断的形态可见,比追忆者明显;用“树林”作比则不通,因为“树林”连绵不断的形态与追忆者一样不明显,就像用花岗岩来比喻大理石的坚硬一样,同义反复,意思没有递进。

     

    附录:神性的讨论

     

                当一个人在平静中回忆一个日子

                当他尚未察觉到这一点

                他已是我们当中的神祇,享受了的乐趣

                就像树林和河流

                过去是现在的一部分,现在是未来的一部分

                像在黑暗中被抽取的水,又回到黑暗中去

                黎明之前,想象的天堂经历过父亲的行为

                一条被枯叶遮没的沟渠

                以及那生根的篱笆

                他把他的恐怖

                永远留在黑暗的界限以内

                “这世界上如果没有女人该多好,该死”

                爱欲即是被贬的香樟神

                时间和尘土即是哗啦啦摆动的叶子

                似乎他忘记了

                这大地即是情欲的一部分

                从神农以降,秘密而冒险的人们

                冬天拎着斧子,重复同一个动作

                听不到回音,便丧失了一切特征

                正如一个人的离去,仅仅因为他丧失了神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读诗记Ⅲ 2007-10-29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