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28

    【转载】超级大牛人Robert Trivers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02593239.html

    像Robert Trivers这样的牛人,在如今这个时代已经很难见到了。他是七十年代那场进化生物学革命的几大先驱之一(关于这场革命,我在另一个帖子里曾简单介绍,并擅自将其命名为“汉密尔顿-史密斯革命”),其颠覆性影响遍及生物学、心理学、行为学、人类学和社会学,然而这样的学术大拿只写过6篇论文,没有一本专著,在大学混了二十几年也没得到教授职位,也开不了自己的讲座,只能到Steven Pinker的讲座上客串客串混饭吃。

    Trivers喜欢打架——请从字面上理解这个词,我指的不是教授们之间的口水仗,而是动拳头动刀子的真家伙,这家伙上中学的时候就为了打好架去图书馆研究拳击,近年又研习了一种菲律宾传统武术,

    Trivers是个疯子,双料疯子——再次,请从字面上理解这个词,首先,他上大学的时候就因为神经病发作耽误了学业、也破灭了当律师的梦想,其次,他总是神神叨叨、疯疯癫癫,到处骂人,惹是生非,以下是他的部分光辉事迹:

    * 他上哈佛本来是要学数学,进去之后,心血来潮要做律师,但因为有过神经疾病史,断了做律师的路
    * 为了做律师,他接触了历史,很快迷上了美国历史研究,最后以历史学学士从哈佛毕业,
    * 律师梦破灭之后,闲极无聊之际参加了给儿童编写社会科学读本的工作,其间突然迷上了生物学和进化论,
    * 四年后,在从未听过一堂生物学课的情况下,他拿到了哈佛生物学博士学位,
    * 从71年到76年,他以每年一篇的速度发表了五篇论文,然后突然从学术界消失,从此渺无音讯,直到90年代重新露面,
    * 当记者把他从牙买加找出来的时候,发现值得报道的事情只有打架:一次是在酒吧参加群殴,一次在酒店为账单纠纷跟人打起来……
    * 他在那场革命中的重要地位可从一个事实看出:Dawkins请他为The Selfish Gene初版作序。
    * 他自认为最重要的观点不是发表于学术期刊或专著,而是上面提到那篇序文,以至于当The Selfish Gene的后续版本拿掉这篇序文时,Trivers大怒,说Dawkins是在篡改思想史,
    * 最最NB的是,他还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1978年他在给监狱犯人上文化补习班时认识了正在服刑的黑豹党(美国诸多共产党之一,信奉毛思想)领袖Newton(不知道是不是那位著名造币局长的曾曾曾孙),并成为密友,还让女儿认了他当干爹,次年,他成为黑豹党党员。

    现在来说说他的学术成就吧,简单的说,Trivers的贡献在于,在汉密尔顿的文章发表后不久,Trivers作为一个刚刚接触生物学的毛头小子,凭借他惊人的洞察力,迅速抓住了汉密尔顿法则的意义所在,领悟到它的巨大而广泛的解释力,然后猛然跳将起来,拍着桌子大叫五声:我靠!

    这五声分别是:

    我靠!那岂不是互惠利他行为都很好解释啦?(1971年)
    我靠!那岂不是亲代投资和性选择机制都很好解释啦?(1972年)
    我靠!那岂不是抚养策略和性别比都很好解释啦?(1973年)
    我靠!那岂不是亲代-子代冲突也很好解释了啦?(1974年)
    我靠!那岂不是昆虫的x倍体和社会化都很好解释了啦?(1976年)

    Trivers喊完五声,立马走人,留下大批严谨踏实的科学家几十年来在他的我靠所指的方向上苦苦探索,小心求证,当然,也收获无数。

    许多人为Trivers没有创造更多科学成就而惋惜,我倒不觉得,他这样的人所能创造的最大的成就,也就是在恰当的时候喊出这几声我靠了,不用再指望更多了,已经够多了,他的活力需要另一次革命到来,而且来了也未必管用,毕竟他已经不是毛头小子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瞑色入高楼 2010-01-28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