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声音继续向全屋子喊着:“不要再睡了!葛莱密斯已经杀害了睡眠,所以考特将再也得不到睡眠,麦克白将再也得不到睡眠!”

  • 我是一个勤勤恳恳的公务员

    我的肩膀拍满领导干干净净的手掌

    我的耳朵灌满领导轰轰隆隆的赞扬:

    同志会办得不错啊

    会办得不错 

    匆匆忙忙我把二十个泥偶扛到了会场

    匆匆忙忙我让他们坐成了两行

    然后领导来了乒乒乓乓拍桌子:

    他们怎么可以高举双手?就放下就放下

    他们怎么可以昂首挺胸?就低头就低头

    他们怎么可以死气沉沉?就微笑就微笑

    老婆打来电话老公我在做爱

    老公我回来要吃笋炒肉老公你要炒好

    我说好的好的

    做菜也是一件麻烦事

    但现在开会要紧

    但现在把泥偶安排妥当要紧

    因为领导说同志别把会办砸了啊

    别把会办砸了

    唉唉让我休息一会

    今晚不会又把老婆的笋炒肉炒糊了吧唉忧郁

    糟糕一个泥偶的眼珠子滚下来了

    声音很大地滚进了桌底

    该死你说人类为什么要眼珠子呢

    屁股和椅子还不够吗

    于是我的屁股拽起我往桌底塞

    于是我的手臂拖着我往桌底摸

    眼珠子啊你在哪里呢我只看见了黑暗

    眼珠子啊你在哪里呢黑暗也看见了我

    该死我的手碰到了一个泥偶

    他的脑袋“哗”地摔在我的鼻子前碎了

    该死我的脚碰到了另一个泥偶

    她的乳房“哗”地摔在我的脚趾前也碎了

    鲜红的乳头咕噜噜滚动了

    真该死真该死我一急头撞到了桌底

    我的头“哗”地撞碎了

    我的牙齿耳朵眉毛都碎了

    真该死真该死等下我怎么去买竹笋呢

    现在猪肉又这么贵

    我真是愁肠百结

    我想流泪可我的眼珠子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我的鼻子也碎了

    唉唉总会有办法的明天总会有办法的

    但今天的会怎么办呢

    我没了耳朵可我还听得见领导在跟我说

    同志会还是要开的啊

    会还是要开的

      

    2008-5-29 下午3

     

     

     

  • 2008-06-02

    无题Ⅱ,2008年6月1日

    Tag:

     

    K找到她的时候

    她刚刚被打碎

    身体七零八落地丢在过道中间——

     

    她的泪把她的舌头扶起来

    她的舌头没有标点符号

    K看着密密麻麻的“哭泣”急匆匆逃离她的身躯——

     

    K从未见过她这样伤心

    现在她就像打碎她的那瓶红酒

    纤细的腰肢里流动着红色的泪——

     

    如果是别的女人

    K会用嘴唇抱起来

    但这是生命中仅有的几个朋友

    他不能,也不该——

     

    K撕下自己的两只耳朵

    想把她破碎的赤裸裹上

    但他的耳朵太小了

    K只好绝望地听着细腰里的红酒继续流淌——

     

               2008-6-2 13
  • 2008-06-02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Tag:

        熬夜写了三晚上,终于把《论<李尔王>》初稿折腾出来了,得到了比较文学权威人士的批评,从小硬伤到大畸形,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讲得冷汗淋漓,于是又明白自己只是“比较文学爱好者”,不是钱钟书……自己独乐乐久了,才发现能有高人指点也是很快乐的……最近“解放思想”以来,屡屡口出狂言,被熟人不屑,于是给他们讲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著作《加菲猫》,里面有个毛躁的公鸡“罗伊”,在笼子里一阵狂嚎:“我是世界的主人,我的权力无须论证!……”小鸡讲:“你疯啦?!”罗伊回答:“当然没有疯!你看我是躲在笼子里讲的嘛……”朋友,欢迎常来我的笼子指导工作……

  • 几天没有更新,朋友问:“在干嘛,还活着吗,是不是又食物中毒了……”

    答:“忙着谋生,没空画画,没空写诗,不过最近顶顶要紧的是一定要挤时间把《论<李尔王>》写出来……”

    问:“干嘛肥